晋中大同吕梁
山西频道
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晋中·砥砺奋进的五年吕梁大同
山西频道 > 正文

犯罪手段“玩出了花” 称霸十余年终落网——山西朔州朱强黑社会组织覆灭记

2020年12月01日 16:22:33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太原12月1日电(记者王皓 孙亮全)除了敲诈勒索,还开设赌场、组织容留妇女卖淫、发放高利贷;从重点工程、煤炭行业逐渐扩展到商业、婚姻家庭、事故处理、征地拆迁等领域;从山西朔州到大同、吕梁、太原甚至延伸到北京、天津等地。

  朱强黑社会组织将获取经济利益的犯罪手段“玩出了花”,“犯罪版图”越来越大,逐渐成为朔州当地危害最大的黑社会组织。

  “侵害对象多是地方党政一把手、公安机关干警、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煤矿、房地产企业主等有身份和地位的人,受害人不乏县委书记、乡镇党委书记等。”山西省委政法委案件督办处副处长郭建岗说,这是该案件区别于其他涉黑案件的显著特点之一。

  该犯罪组织敲诈勒索的数额特别巨大,直接获取的犯罪金额就达4733万余元,单笔敲诈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就有10起。其中对企业主吴某某的单笔敲诈达1000万元,实属罕见。

  朱强是晋北“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在1996年其23岁时就因殴打公安干警在朔州市山阴县出名。2008年前后,随着乔海、张小兵等人的加入,朱强团伙实力大增。到2018年6月该犯罪组织被打掉,审判查实的犯罪事实多达52起。

  然而,在该犯罪组织十多年的发展壮大过程中,竟没有受到当地执法、司法部门的打击和处罚。

  这不寻常。

  2018年1月,房地产企业董事马某某在离开山阴县华臣宾馆时,被蹲守一夜的4名男子袭击殴打。朔州市山阴县公安局扫黑办负责人闫嘉君说,警方在太原将涉案人员抓获,这起故意伤害案成为扫除朱强黑社会组织的“导火索”。

  起初案件由朔州当地公安机关侦办,但难以取得突破。随着案件调查深入,朔州公安机关发现,当地保护伞阻力较大,给犯罪分子通风报信、打探案情、寻求开脱,造成犯罪线索难以查实,很多受害人不敢配合公安干警讲实情。

  “面对这种情况,山西省委政法委和省公安厅研究决定提级管辖、异地用警,移交忻州市公安局侦办,山西省公安厅从多方面提供办案保障,短时间内将包括朱强在内的59名犯罪分子一举抓获,使案件取得重大突破。”郭建岗说。

  随着案件侦办进入深水区,专案组共研判梳理出59条公职人员涉嫌违法违纪线索,涉及100余人,全部移送纪委监委。

  专案组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号称“军师智囊”的原朔州市国税局副局长李生双,与朱强黑社会组织长期密切交往、沆瀣一气,在该组织部分成员被抓后,仍积极出谋划策、打探案情、商讨对策、通风报信、妨害作证。

  调查还发现,原朔州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康某,利用自身特殊身份为该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帮助,甚至不惜妨害公安民警执行公务。

  2019年10月,山西省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朱强等59名被告人涉黑案一审公开宣判。朱强、乔海、张小兵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数罪并罚分别被判处25年、25年、24年有期徒刑;刘兴兵等35名组织成员别被判处19年至3年6个月不等有期徒刑。

  李生双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被判处8年有期徒刑;其余20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4年至1年6个月不等有期徒刑。朱强等7名被告人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朱强组织长期插手我们的工程项目,多次威胁、殴打企业负责人,敲诈勒索数百万元。”朱强案受害人马女士说,黑恶势力被打击后,停滞多年的项目得以恢复,当地的营商环境也明显改善。

  山西省委政法委综治督导处处长刘宁介绍说,这起案件的复杂情况,也促使各级政法部门积累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办案办法,如提级侦办、异地用警、一案三查、组建专班、综合治理等,有效推动扫黑除恶工作不断深入。(完)

[编辑: 武斌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08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