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大同吕梁
山西频道
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晋中·砥砺奋进的五年吕梁大同
山西频道 > 正文

烈士家书里的“初心”

2019年12月17日 07:43:00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太原12月16日电(记者王菲菲)一纸家书承载着什么?近期,山西省委党史研究院将广泛征集的革命烈士家书编纂成书。在这些家书中,人们读到了爱情、友情和亲情,更读到了烈士对革命事业始终不渝的“初心”。

  “我只是历史使命的走卒”

  “我是有两个世界的:一个世界一切都是属于你的,我是连灵魂都永禁的俘虏;在另一个世界里,我是不属于你,更不属于我自己,我只是历史使命的走卒……”

  1924年,在上海赴广州的轮船上,望着无垠的大海,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高君宇给恋人石评梅写下了这样一封信。在两个世界里,他同样爱得深沉热烈,付出生命在所不惜。

  高君宇与石评梅的爱情故事广为流传,在他们的信件往来中,人们看到的不仅是爱情,更能感受到高君宇对革命事业的执着追求。

  1923年4月15日,石评梅在给高君宇的信中倾吐了她“说不出的悲哀”,高君宇立即于次日复信于她,宽慰道:“世界而使人有悲哀,这世界是要换过了,所以我就决心来担我应负改造世界的责任了。这诚然是很大而烦难的工作,然而不这样,悲哀是何时终了的呢?我决心走我的路了。”

  在这封信的结尾,高君宇鼓励石评梅:“愿你自信,你是很有力的,一切的不满意将由你自己的力量破碎了!”

  “他没有因沉浸在爱情中而忘了肩负的历史使命。他的另一个世界不属于石评梅,也不属于他自己,而属于中国革命的伟大事业。他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中国革命事业。”中共山西省委党史研究院总编审郭秀翔说。

  “朋友,最后的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天气越来越冷,但我们的血是一天比一天的热了,任务一天比一天重大了,工作一天比一天繁重了……”“我们是要拼着头颅杀向敌人的侧方、后方去的,死的机会多着呢。告诉你们,你们要比我更千百倍努力前进!我,即若死了对民族革命是决(绝)无损失的。因为你们一定会因我之死而作了更多的工作,因我之死而号召更多的同志。”

  这是梁雷烈士生前写给他的好友、著名作家姚雪垠的信。20世纪30年代,两位进步青年建立了诚挚的友谊,一直书信来往不断。在那个战乱年代,他们始终相互鼓励,在各自的战线上奋勇前进。

  梁雷是河南人,1937年8月初,受中共河南省委派遣,赴太原参加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举办的军政训练班教导队,曾任牺盟会雁北战时工作委员会主任兼牺盟会雁北游击队司令员、中共偏关县委组织部部长、偏关县县长等职。

  “朋友,最后的胜利一定是我们的!”“朋友,待抗战胜利后,我们再到一块详谈这些宝贵的经验教训吧。”

  1938年3月18日,梁雷在掩护战友转移时,不幸壮烈牺牲。这些饱含炙热情感的信件,还原了一个真实的英雄,让人们清晰感受到梁雷烈士的青春脉搏和豪迈胸襟。

  “疆场上躺着的那些死尸,那(哪)一个不是他妈妈的爱儿?”

  烈士家书中有爱情、有友情,更让人动容的是亲情。

  晋察冀边区代县一区中心区委书记金方昌身处日伪监狱,在被砍掉一只胳膊、挖掉一只眼睛的情况下,给家人留下绝笔:

  “我在敌人的牢狱里、法庭上、拷打中、利诱中始终没有半点屈服、惧怕。我在被捕后没有丝毫悲伤,我只有仇恨和斗争。我知道我是为了民族的解放、全人类的解放而牺牲。”“要求哥哥们能把咱们弟弟侄侄们都能培养成无产阶级的革命战士。”“哥哥们永别了!祝你们健康,致最后的敬礼!”

  第二天,金方昌慷慨就义,在牢房的墙壁上留下了血书:“严刑利诱奈我何,颔首流泪非丈夫”。

  晋冀鲁豫军区第三纵队步兵第九旅二十六团作战参谋冯庭楷在给家人的信中写道:“灾难深重的中国少衣无食者,不仅咱一家,弟这几年来正是为了自己,为了这饥寒的一群,奔波奋斗。”“妈妈,我们应擦干自己的眼泪,我万一不幸为人民战死,那也无须乎哭。你看,疆场上躺着的那些死尸,那(哪)一个不是他妈妈的爱儿?”

  1946年9月,冯庭楷壮烈牺牲,躺在了异乡疆场的血泊之中。

  “捧读这些家书,我们看到的是烈士为革命理想甘洒热血写春秋的赤子之心,是他们将民族命运和人民福祉扛于肩头的家国情怀,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生动写照。”中共山西省委党史研究院副院长巨文辉说。(完)

[编辑: 王梦佳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354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