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大同吕梁
新闻中心
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晋中·砥砺奋进的五年吕梁大同

山西商业车险将启动第三次费改 3年不出险最低可享2.94折

2018年04月12日 10:13:55 来源: 山西晚报

    原标题:山西商业车险将启动第三次费改 3年不出险最低可享2.94折

    用不了多久,山西车主买车险就会更便宜了。近日,中国保监会下发《关于调整部分地区商业车险自主定价范围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选择四川、山西、福建、山东、河南、厦门和新疆七个地区,继续扩大财险公司定价自主权,下调商业车险费率浮动系数下限。经过此次费率调整后,山西的自主核保系数从0.85-1.15调整为0.70-1.15,自主渠道系数从0.75-1.15调整为0.70-1.15。

    这意味着,遵纪守法、安全驾驶的山西好车主将可享更优惠的车险费率。据测算,具有良好驾驶习惯和安全记录的山西车主在一家经营稳健的保险公司投保,如三年不出险,在不考虑其他因素的情况下,目前商业险保费折扣可从三次费改前的3.825折进一步下调至2.94折,下降幅度达23%。

    A 三期费改试点 山西车险价格将大幅下调

    “第三次商业车险费改让消费者受益,有利于鼓励消费者安全驾驶。”一家大型险企山西分公司理赔部负责人告诉记者,车险价格主要受自主核保系数、自主渠道系数和无赔款优待系数(NCD系数)三个系数影响。其中,NCD系数主要根据投保车辆历史三年出险情况确定,主要目的是奖优罚劣。自主核保和自主渠道两个系数由公司根据赔付成本和渠道成本测算确定,是反映保险公司个体差异最大的两个因子。

    而此次作为三期费改的试点省份之一,山西地区行业示范条款的自主核保系数、自主渠道系数浮动下限分别由0.85和0.75降低为0.7(上限仍然为1.15),三年未出险的车辆,总折扣系数由三次费改前的0.3825,降低为0.294,下降幅度超过20%(23%),这样,保险消费者买到的商业车险将更加便宜。

    “从第一次费改至今,车险经营一直在让利消费者,尤其是安全驾驶无事故的‘好车主’。”省内另一大型财险机构相关负责人表示。事实上,根据山西保监局提供的数据,2016年首次费改时,山西地区执行“双85”方案,车险最低折扣为4.3折;2017年二次费改中,山西地区执行的是“单75”方案,车险最低折扣为3.825折;此次则在二次费改的基础上再次下调,最低折扣降到了2.94折。“‘第二次商业车险费率改革’以来,市场运行平稳,价格持续下降,消费者满意度持续提升,截至今年2月末,有83.1%的续保客户价格下降,近八成续保客户享受到改革红利。”山西保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不过,虽然三次费改扩大了保险公司的定价自主权范围,但这并不意味着车主就一定可以享受到最低的折扣系数。保险公司人士表示,保险公司有自己的风险识别系统和风险选择权,也就意味着不同的车、不同的人将享受不同的折扣。比如,某车主信用较差,同时车辆本身又是维修费用特别高的车型,那保险公司就会根据自己的风险识别系统做出判断,对此类客户给出的折扣系数相比之前可能并不会下降,当然也不会比之前更高,因为这次改革是只奖不罚,仅下调了折扣最低幅度,而未对上限做调整,可以说是单边利好消费者。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省内好车主要享受此次费改“福利”可能还需稍作等待。记者从山西保监局获悉,目前保监会通知了第三次商改的实施区域及方案,但仍需各保险公司总部向保监会提交相应的材料进行报批,拿到批复后才能开始执行。

    B 遏制恶性竞争 私自降费返点被重点整治

    值得一提的是,在前两轮商车费改中出现的价格战、抢份额、拼规模等市场乱象频频上演,成为业内关注的话题之一。

    尽管保监会2017年7月曾下发《中国保监会关于整治机动车辆保险市场乱象的通知》,但车险市场的竞争乱象依旧存在。华农保险总经理张宗韬就曾公开表示,2016年、2017年以来的市场价格竞争,尤其是费用竞争之激烈,闻所未闻。从综合费用率的角度来看,越是大公司综合费用率越低:大型保险公司综合费用率是37.4%;规模在10亿元-50亿元之间的公司,综合费用率达到47.8%;规模在10亿元以下的公司,综合费用率高达52.4%。

    对此,一家中小型险企山西分公司理赔部负责人也坦言,事实的确如此,“尤其是去年以来,几家大公司明显增加费用投入,在产品和服务没有太大差异的情况下,中小型公司为了抢市场,只能比大公司投入更多费用。”

    而此次监管部门进一步下调7个省市的车险系数下限,业内人士认为,就是希望借助差异化手段倒逼险企停止拼费用,回归理性经营,通过系数的调整将改革的利好真正落到消费者头上。

    “对于消费者而言,车险系数进一步下调,同等保额的车险保费将继续下降,获得实实在在的优惠。对保险公司而言,保费充足度将下降,承保利润压力更大,减少前端市场销售费用势在必行。”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从整体来看,进一步调整车险费率对降低区域手续费会有帮助,“与其拼费用,不如直接给消费者打折。”但本次费改试点是否能够解决目前市场非理性竞争的问题,恐怕还有待观察。

    事实上,今年初,就有多家车险巨头因为给予或者承诺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保险费回扣或者其他利益等原因被罚。对此,业内人士分析,一些险企把赔付率下降带来的收益直接转化为定价费用去拼市场,这显然是有违保监会改革初衷的。

    为此,保监会在今年2月6日召开的2018年全国财产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上表示,2018年继续以农业保险和商业车险为抓手,坚持从严整治、从重问责,坚持高管和机构双罚,对于影响恶劣、屡查屡犯的机构和人员综合运用罚款、停止新业务、停用产品、吊销经营许可证、撤销任职资格等措施实行顶格处罚,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

    C 财险公司竞争会更激烈 “出路”不在价格在服务

    “现在车险业务不好干。”谈及车险市场情况,多家财险公司山西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一方面,进入山西的主体公司越来越多,市场竞争不可避免,另一方面,保险代理公司、保险经纪公司的大量出现也对市场带来冲击。与此同时,竞争的激烈也导致车险市场愈发公开透明,“很多客户不会考虑后期理赔服务什么的,他们的想法很简单,谁家的便宜就用谁家。”一家小型财险公司负责人向记者坦言。

    数据也验证了这一现状。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下半年的车险业务平均增速大概是10%,除两大巨头增速超过市场平均水平以外,后面相对规模较小的公司,增速都落后于市场平均增速。

    事实上,车险改革实施以来,产险公司通过提升费用率进行渠道竞争的方式正在悄然发生转变,大型产险公司凭借品牌、规模、渠道、产品设计及风控等优势,市场竞争力得到稳固,而部分中小型险企或面临赔付率和费用率共同攀升的局面,导致其车险承保利润继续承压。保监会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6年,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保财险等3家财险巨头合计市场份额一路下跌,分别为64.8%、64.7%、64%和63.07%。不过,2017年这一数字回升至63.49%。而在80多家财险公司中,排名后50位的财险公司市场份额从2015年末的5.14%快速降至2017年末的2.92%。

    对此,上述财险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第三期商车险费率改革进一步推动商车险保费下降,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倒逼保险公司摆脱“价格战”,去更多关注服务的一个过程。因此,对保险公司来说,通过研发有优势、特色化的产品以及对服务模式和渠道等方式的改变来应对此次变革,才是未来生存的根本。

    对于消费者来说,山西保监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在商车费改走向深入的背景下,消费者也应积极适应市场新变化。在选择车险产品时,应根据自己的实际需求,更多关注商业车险的险种组合、理赔时效和客户服务质量等内容,综合考虑险企品牌实力、服务网络、保障规划等因素。(记者 薛皓中)

[责任编辑: 蒲思静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669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