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频道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山西
山西频道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太原“时代新人说”丨洛亮亮:一个叫亮亮的工人

2018年02月18日 09:00:06 | 来源:新华网

    “19年,我一直有一个梦,就是做最好的工人。”

——洛亮亮

    大家好!我叫洛亮亮,大家都喜欢叫我亮亮。

    我有两个标签,第一个是80后,第二个是一名工人,太重煤机的一名技术工人。如果给这两个标签加个期限,那就是在车床上干了19年的80后工人。

    19年,我一直有一个梦,就是做最好的工人。

    记得那会儿技校毕业,刚上班的时候,什么足球、篮球、羽毛球,听歌、唱歌、锣鼓队,我是样样擅长。唯独工作马马虎虎,任务基本能完成,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可就是那一次路边的偶遇,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那是2000年的一个早晨,我刚下夜班,在路边吃早点。邻桌的一对母子,引起了我的注意。早上,孩子哭闹着不想上学,母亲管教不了,就大声地教训:“哭什么哭?再不好好学习,将来送你去工厂当工人!”这句话让我心头一颤,孩子,又眼泪汪汪地看了我一眼,说实话,心里那叫个不是滋味。当工人到底怎么了?咋就会被人看不起呢?我就不信,偏要把工人,当出个样来,要做,就做最好的工人,让所有人都尊敬工人。

    从此,我的心中,好像打亮了一盏灯。

    那年的冬天,单位要制做一批蜗杆,刀具是关键,车刀对车工来说就像医生手中的手术刀,俗话说:“三分手艺,七分刀具。”磨刀是我要过的第一关。原来有这个手艺的师傅已经退休。年轻人都认为,这个活儿我们干不了。我自告奋勇,把这“瓷器活儿”揽了回来。

    于是,在上万平米的车间里,我双手拿着车刀,两眼紧盯砂轮机,憋住一口气,寻找每一次出手的最佳角度,砂轮机荡起的粉尘, 烤得烫手的工具灯,在这样的工作环境里,常常一干就是四个小时,有时猛一抬头,才发现,整个液压车间里,又只剩我一个人了……就这样,我把大家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干成了!

    说实话,这次成功大大鼓舞了我要向技术的巅峰发起冲击。

    进厂之初,就听工厂的老师傅们说:“车工的最高境界是,一丝车三刀,刀刀见铁屑。”一根头发的直径,是十个丝,把一根头发的十分之一,再分成三等份,每一刀车出的铁屑,能细到这个程度,大家能想象得到吗?在很多年前,这是连仪器都难以测量的,精度、准度,而工人们仅凭肉眼和经验,就可以精准把握。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过人的天赋,但我知道,勤能补拙的道理。于是,周末三五好友聚会的时候、节日里家人团聚的时候,下班后工友们离开的时候,我都会一个人在车间里反复练习。最终,这个“一丝车三刀,刀刀见铁屑”的神话,被我实现了,也凭借这一绝活,我获得了山西省职业技能大赛的冠军。之后的“导向套技术改造”,又获得了国家专利。

    时代在发展,科技在进步,周围的一切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2008年单位设备更新换代,手动的普通车床换成了数控机床,厂里要培养一批数控人才。不行,时代变,我必须也要变。于是,培训的课堂里,多了我的身影。

    但一听课,我就傻了,什么叫天书,我是领教了,看着别人学有所得的样子,我真的快急疯了。从此,一个人的车间,变成了一个人的课堂。课前我借来数控书籍,比大家早学一步;课后,我练操作,从网上找出,能找到的所有仿真软件,练习编程。电脑前抱着书本入睡的夜晚,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

    最终,我以满分的优异成绩结业。摸着崭新的数控机床,按着似曾相识的键盘,我太激动了,数控机床原来不就是一台大型游戏机吗?我编好程序,就可以让一块钢铁,马上变成我想要的样子。

    当职业变成爱好,哪里还有什么艰难困苦?数控车床制作的每一个零件,在我眼里不再是冷冰冰的铁疙瘩,而是倾注自己心血培育出的孩子。

    如今的我,拥有自己的创新工作室,更拥有了“太重集团高技能领军人才”“山西省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最美青工”的荣誉。好多工友在我耳边说,亮亮19年了你还没有干够?以你这水平,怎么也当个车间主任,最次也是个调度员,省的你天天爬在车床上了。但我不这么认为,如果人人都去当领导,个个都坐办公室?那这个车间的工作,谁来干?这个厂子的效益,谁来创造?这个国家的制造业,谁来推动?

    我热爱我的工作,我热爱我的机床,我热爱我的同事!我叫亮亮,做最好的工人,让我快乐,让我内心充满光明!(太原市委宣传部供稿)

【纠错】 [责任编辑: 王梦佳]
<
>
X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19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