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大同吕梁
新闻中心
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晋中·砥砺奋进的五年吕梁大同

“铁人之家”的疯魔

2017年12月18日 16:48:10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太原12月18日电 题:“铁人之家”的疯魔

    新华社记者张骁、孙亮全

    不疯魔不成活。在山西太原的体育圈里,冀平朗是一位极特殊的存在,这位花甲老汉和他妻子、儿子、女儿组成的“铁人之家”这些年在体育运动中的疯狂,让所有体育人默默竖起大拇指。

    2011年至今参加了近30场铁人三项赛;2015年起每年参加近30场越野赛;一周一个马拉松训练。一家四口登山、骑行、划船、射箭、攀岩、冬泳……无所不干。

    今年底将正式从太原一家报社退休的冀平朗,提起与体育结缘,说得云淡风轻:“2003年起开始冬泳,每次都是骑着自行车去,后来发现自己离‘铁人’标准就差个长跑了,可跑步又有谁不会?”

    2011年5月,冀平朗在他的铁人三项生涯中迈出了第一步,参加了全国铁人三项冠军杯系列赛。可初来乍到,第一次参赛的老冀就尴尬了。没吃透游泳要穿连体泳衣的规则,出发时征得入水裁判员的同意,穿着短裤游了一圈的老冀被另一个裁判员认为犯规,被要求退赛。后来老冀多次请求,又套上一件大背心返回入水处,才被允许继续参加比赛,最终在50多名参赛者中获得第28名。

    感受到铁人三项魅力的他,希望家人也能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实际上,他在自己孩子很小的时候就有意识地去培养他们了。

    冀平朗的儿子冀厚百今年上初中。在他还上幼儿园的时候,老冀就带着他到太原的汾河里游泳。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每年“五一”到“十一”期间的五个月里,在汾河边的露天游泳池里都会找到小家伙的身影,风雨无阻。

    在冀平朗眼中,女儿冀一凡更加“大胆”。她从一开始游泳就从来不用救生圈,大学开始参加全程铁人三项赛。而冀平朗的妻子至今已经冬泳了八年。就这样,2013年,老冀和他的“铁人之家”一同站在了在威海举办的国际长距离铁人三项的赛场上。

    现在,“铁人之家”已不再参加铁人三项比赛了,他们玩起了更复杂的越野挑战。包含登山、骑行、划船、射箭、攀岩等多个挑战性项目的越野挑战更符合“铁人之家”的口味。“妻子姚玉琴是候补队员,一旦队伍需要女选手就上场,还不到18岁的儿子没有参赛资格就当领队。”老冀说。

    “颠簸的路面、陡峭的悬崖、看不清的远方……这些潜在的风险、在极限边缘的徘徊让我兴奋、着迷。”越野赛中最艰难、最危险的骑行是老冀的最爱。2015红牛24小时长城挑战赛中,老冀率领一支总年龄超200岁的四人队伍在24小时内完成攀岩、长城越野跑、山地骑行等11个竞技项目,并取得了第8名。

    一次比赛中,老冀眼看着一名队友从车子上摔了下来,摔破的嘴唇上缝了足足七、八针。这也没让他丝毫动摇:“除非腿断了,否则绝不退赛。”

    老冀的赛程表安排得异常饱满。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每次比赛的参赛经费就成为不可回避的话题。

    “发薪日就是报名日。”从2011年起,老冀家平均每年要花五、六万元的参赛费,老冀的工资基本都用来报名参加比赛了。如此一来,住宿就不得不精打细算,“赛事组织方安排的100块钱的房间住不起,就去住40块钱的。”冀平朗说。

    这些困难丝毫没有阻碍“铁人之家”的步伐,他们登过北岳恒山、东岳泰山、古南岳天柱山……刺骨的山风在耳畔呼啸,铁人们咬紧牙关在逆风中疾行。他们游过长江、黄河、骆马湖、青海湖……冰冷的河水拍在脸上,他们挥舞双臂竭力划行。

    冀平朗的毅力、斗志、拼劲为周围的人树立了榜样。即将退休,老冀依然不服老,“趁着‘年轻’,我会继续挑战自己,做更多疯狂的事情。”(完)

[责任编辑: 蒲思静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29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