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大同吕梁
新闻中心
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晋中·砥砺奋进的五年吕梁大同

山西漳河岸边 有这样一座绝壁古村

2017年11月05日 09:58:39 来源: 山西晚报

    原标题:漳河岸边 绝壁古村亟待保护

奥治村刘家大院木雕图案十分精美。

    平顺县漳河,九曲十八弯,奔腾湍急,从太行腹地的中河沟冲过一条狭窄的河道,夺路东下,遗下南岸一块高地,几千年来静听涛声,睥睨古今。在漳河拐弯处,有个村庄名奥治,一曲《治水谣》在这个村落传唱千年不衰,也留下一个个神话与传奇。

    10月30日,记者来到平顺县阳高乡探访了传统古村落奥治村,沿公路远远望去,一边是幽深的河谷,一边是高貌的峭壁,隔岸相望,鳞次栉比的房屋坐落在如刀削般的崖壁之上,背依连绵起伏的青山,村庄好似挂于山崖之间,好一个绝壁上的村庄!

    村名来历与大禹治水有关

    记者在苔痕斑斑、狭窄幽深的青石巷道中,感受着奥治村的古往今来。村干部对记者介绍说,奥治村不仅有着美丽的传说,更有灿烂的古建筑文明和醇厚的民风民俗。

    奥治村名和大禹治水有关,村里最主要的寺庙是供奉大禹的禹王庙。奥治村西有一道沟,名为错錾沟,相传是大禹治水的一处遗址。《平顺县志》记载:传言伯鲧治水至此引漳南行功不成,禹因势利导去其壅塞漳始东流,疏凿之痕至今犹存。“奥治村最初叫善冶,大禹治水之后才改名为奥治。取奥治之名有两个意思,一是治水有奥妙,要科学治水,按规律办事;二是取意懊悔,为鲧蛮干而懊悔。所以在奥治村及其周边有许多与大禹治水有关的遗存。”村干部介绍。

    奥治村周边最有名的就是“错錾沟”。据说漳河泛滥时期,尧帝派鲧来治理,当时的奥治村西南是一大水湾,鲧粗粗看了看,就向着西南挖山开沟,由于南山比北山高,又全是石山,挖了好多年都没挖通,尧大怒,鲧殛。又派鲧的儿子禹来治理。禹仔细察看地形,因势利导,向东引水,山势低,且多为砾石,从而疏通了河道。

    村内建筑精美无比

    记者在村干部的指引下,边走、边拍、边听,不觉间走进一处保存完好的古院落。这是一个家族的四座院落,古色古香,有接待来客的正院,有书院,还有供女眷们居住的内院,看起来不像是同一个时期建起的。正院的匾额上留有当初主人的名字“刘峻德”。保存最好的是书院,窗棂都还没有损坏。而整个院落的木雕、砖雕、石雕工艺也是让人惊叹。记者驻足刘家大院,感受到被倒转的时空旋涡裹挟着滑落在逝去的烟雨中……

    奥治村支部书记任建民介绍,当年靠做生意富起来的刘家算是善人义士。刘家建了书房院,请了先生,虽是私塾,也开门办学,村里孩子都可就读。在贫苦人被剥夺受教育权利的封建时代,这一举动无异于冰窖透进一丝暖意,村民感激尽在心中。刘家还建药房院开设药房,请名医坐诊,“穷人看病吃药免费”,教书育人、治病救人,祛除了多少疽疮患者的疾苦。诗文翰墨,室雅书香,书房院早已超出“私塾”固有的涵义,成为一项慈善事业。读书看病两件事关乡亲村民切身利益的要事,刘家轻而易举就解决了。

    奥治村的建筑体现出中国传统建筑以土木营造的基本元素,民宅依地势错落布局,是典型的山地村落,青山绿水,土墙灰瓦,流于自然,十分和谐。现存建筑自明清至时下,流溢着岁月的刻痕,映衬出上党地区民居的鲜明特点,延续了民居发展变迁的百年历史,可使参观游览者赏析上党地区近百年来构筑居室、生活习俗之风貌,成为奥治村保护与开发利用的主要载体。不过,让记者遗憾的是拆旧建新的房子杂陈于古村之中,并不协调,破坏了古村的整体效果。

    古村落选址设计规划的活史料

    进入奥治村就会发现,村落依坡势而建,民居依地形排列,道路曲折弯转,顺势穿插于其间,或石条筑阶,或石板铺坡,或石子墁,忽而高起,忽而低下,错落无常,曲直无序,游走其间,大有曲径通幽之美,百转千回之趣,是平原村庄难得一见的。这座偏僻的小山村,仰望山峰绵延,俯视碧水荡漾,沿续了历史、留住了自然、保存了奥秘。奥治村应当是上党古代山地村庄聚落文化的代表,能给诗人以冲动,给画匠以欲望,也能给游客留下无尽的遐想和回味。

    平顺县文物旅游局局长刘沁梅对记者说,奥治村的布局、道路、交通、基础设施等是古代村落选址设计规划的重要史料,具有一定的科学研究价值,也是文化以及历史信息的载体。奥治村的庙宇建筑、古民居建筑的形制与结构、风格与手法,都是古代建筑的文化遗存,具有一定的文物价值。奥治村各建筑保存的砖雕、木刻、题记墨书、门窗装饰是建筑文化构成的重要元素,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

    平顺县奥治村支部书记任建民说,近几年奥治村在保护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村里面多方筹集资金,还跑到外面,争取“上面”的各种资金,把面临消失的东西全部用自己的双手恢复起来。目前大概投资了70余万元。

    按国家相关规定,村落保护,规划先行,但规划费动辄就要三五十万,村里根本负担不起,因此,能省则省成为奥治村保护古建筑的重要原则。

    任建民说,按照国家标准和要求,村里自己做古建保护肯定是不合规的,有些东西必须按程序来,但一个项目从申请到通过,需要多长时间不好说,最担心的是等到项目通过的时候,这里的一些古建已经成了废墟。如今,“空心化”已成为奥治古村落保护的最大威胁,“若不采取有效措施,奥治古村落将会因为无人居住而败落”。

    (记者 张文举)

[责任编辑: 武斌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907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