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大同吕梁
新闻中心
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晋中·砥砺奋进的五年吕梁大同

午夜劳动者:急诊室医护人员的普通一夜

2017年10月25日 09:31:58 来源: 山西晚报

    原标题:孩子生病大人心焦 夜班急诊忙 医生顾不上喝水 护士一宿待命

忙碌的急诊接待室,医生张翠芬在记录患者信息。 记者 胡续光摄

    时间:10月16日23时至17日凌晨3时许

    地点:太原市妇幼保健院急诊

    10月16日22时50分许,太原市南内环街车辆渐少,路边行人裹紧衣服匆匆往家赶。太原市妇幼保健院门口,一辆轿车开进停车场,车里下来一对年轻男女,抱着裹得严严实实的孩子匆匆往挂着“急诊”的大门走去。

    急诊科在市妇幼门诊大楼东侧,牌子亮着红灯,夜里格外显眼。大门挂着刚换不久的棉布帘子,不时有家长拿着医药单据焦急地出入。“门帘别掀太大,再吹着孩子。”记者与一名父亲在门口擦肩而过,里面一位母亲叮嘱。大厅里比室外暖和很多。

    与街上的冷清不同,急诊大厅里甚是喧闹,孩子哭喊声,家长安抚声,医护解答、叮嘱声……记者来到时,大厅里有10多名孩子,还不断有家长带着生病的孩子赶来。“小孩夜里容易发病,尤其是发烧。这两天病人算是少的,冬天得多一两倍。”急诊科护士张晓芬说。在接诊室的护士台上,排着5份还没有看的病历本。

    A 哄孩子、安抚家长 急诊医生、护士压力大

    16日23时许,急诊接诊室里挤着3个患儿及家属,不大的接诊室被挤得满满当当。围在中间的是主治医师张翠芬。她是1973年生人,1996年毕业后在儿科工作,2006年来到太原市妇幼一直在急诊科。

    “快看看我的孩子,烧到39℃了。”随着一阵风,门外一名家长抱着个男孩疾步走到接诊室外,急哄哄地冲护士说。男孩小脸红红的,裹着大衣,精神不太好。

    张翠芬闻声抬头,让护士先给孩子测体温。护士刘瑞娅赶紧拿温度计给家长,“给孩子量量体温,先贴降温贴,然后挂个号,您别急。”刘瑞娅嘴里、手上都没闲着,语气温和。家长虽然着急,但看到里面正看病的是个眼泪汪汪的两岁孩子,不再要求马上看,只是不时过来瞅瞅前面还排着几个人。

    市妇幼保健院的急诊主要看儿内科,很多带孩子看病的家长都精神焦虑。“孩子生病比自己生病更让家长紧张。尤其是婴幼儿,生病难受只能哭,家长免不了着急上火。”张晓芬说,这样的工作环境比给成人看病的科室压力大,除了正常工作,还需要与家长沟通,安抚家长和孩子。“来我们急诊的,除了高热、炎症,还有抽风、低血糖、哮喘和吃了异物等,孩子难受、家长着急,都希望马上就能让医生诊治,但治病得排队,有时家长对医护人员就有些不满。有时人实在多,还得临时叫医生过来。”张晓芬说,急诊病患高烧40℃以上,或吃了异物,或者28天以内新生儿等特殊情况,会安排紧急救治,遇到其他情况只能排号。但医护人员也会做一些措施,比如高烧,护士会先给孩子用退烧药、降温贴等,孩子体温降下来,家长也就没那么着急。

    B 看病人、写病历,6个多小时医生没挪地儿

    突然,急诊室里响起孩子哭声。原来是一个一岁多的女娃,爸爸抱着她一靠近医生就哭。“来宝贝,让阿姨看看好不好。”张翠芬侧身过去哄道,声音有些涩,但语气温柔,她用听诊器听了听孩子的胸口,“肺部有炎症,得验血。”

    张翠芬坐在椅子上,在电脑上记录着患者的信息,面前摆着病历本,脖子里挂着听诊器,侧后方是看口腔的罩灯。一晚上,她大多数工作都是在这一平方米的范围内完成的。

    16日23时12分,张翠芬用听诊器给一个一岁左右的孩子听诊,因为最近咳嗽得厉害,晚上突然加重,家长着急带孩子来看病;

    23时30分,一个6岁男孩的血液化验结果出来了,张翠芬一边给家长详细解释孩子病情,一边写病历;

    23时50分,张翠芬听家长讲述孩子病情,用罩灯查看女孩嗓子的情况,“嗓子发炎化脓”,随后开始写病历开药;

    17日零时10分,张翠芬详细记录一名4岁男孩病情后,让护士给男孩先测体温。

    1时许,7岁男孩扁桃体化脓引起发烧,张翠芬给孩子开药打点滴;

    ……

    从16日19时开始,张翠芬在急诊室一坐就是6个多小时,直到17日1时30分许,病人都看完了,暂时没有新病患,趁着空当,张翠芬伸了伸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腿脚,揉了揉手腕,走到一旁柜子前拿起水杯,这是夜班她喝的第一口水。这时,记者才跟张翠芬说上话。

    “忙到这么晚,真辛苦。”记者时走时坐还觉得腰困,不由感概。但张翠芬看了眼时间,却笑着说:“还早,今天算清闲的。”对张翠芬来说,忙碌时到了凌晨两三点是常事。“有时到了半夜3点多,看着没人了,想着休息一下,刚躺下还没睡着就有病人来。看完了躺下又有人来,闹得你跟做仰卧起坐似的。”

    C 分诊、输液、雾化,护士忙得整夜不能休息

    在张翠芬医生忙碌的时候,张晓芬一直在大厅里打转:按照医生开的方子配药,给生病的孩子输液、打针、雾化;有时还需要给家长下载预约挂号软件,教他们怎么给孩子挂号。刘瑞娅则多数时间守在护士台,不断接待来问询的病患家属,给病人和家属指路去挂号、缴费,同时记录急诊信息。夜班急诊科有两名护士值班,工作主要是分诊、急救、打针、理疗等。

    17日1时30分许,护士台上排队的病历本都看完了。张晓芬回到接诊室,看了看晚上急诊的病人信息,与大厅等待第二次雾化的孩子家长核对间隔时间,随后到输液室转了一圈,那里还有4个孩子没有输完液。

    2时30分许,只剩下两名孩子在输液。张翠芬在紧挨急诊室的房间休息,张晓芬和刘瑞娅都回到接诊室。张晓芬告诉记者,晚上妇科、产科、外科、耳鼻喉科夜班都有值班医生,急诊医生主要是负责儿内科,但护士需要分诊和所有的医疗处置,如输液、打针等。夜里没什么事的时候,医生可以休息会儿,但是护士得一直在接诊室待命,“因为你不知道下一个患者是什么病痛,什么时候来。所以值班时,心一直是提起来的。”

    刘瑞娅坐在一旁,打了个哈欠,从抽屉里翻出来一本《山西省医学临床“三基”训练题(护理部分)》,“医院经常考试,这些都是基础,平时得经常看。而且值班时不让看手机,不看书也没什么事做。”

    D 急诊排有备班,紧急情况要半小时内赶到

    在急诊接待室里,还有个急救室,里面有治疗盘、急救床、心电监护仪、急救医用车等。由于没有接诊急救病患,记者看到里面一直关着灯。刘瑞娅说,她工作时最害怕遇到的就是急诊人多时再遇到急救,忙得不可开交,“压力山大”。

    市妇幼急诊遇到的儿童急救主要有异物窒息、小儿中毒、惊厥、溺水等情况。“异物窒息情况较多,花生米、桂圆、玻璃球异物等卡住呼吸道,在家没有处理好,孩子赶到医院时生命体征不平稳,呼吸困难。这些情况都会立即急救。医生检查,护士需要做插管等处置。”刘瑞娅说。

    此外,市妇幼多数科室急救也在急诊科的急救室,比如产科、妇科等。病人来了先在急救室,请相关科室的医生来会诊,急诊科需要负责病人生命体征的检测。

    急诊繁忙时再遇到急救,正常夜班值班的医护人员可能忙不过来。在市妇幼急诊科,还安排有二线备班,比如张翠芬值班这天,是主任郭燕华备班,虽然晚上下班回家了,但手机24小时开机,遇到紧急情况得半小时内赶到,以确保及时抢救病人。

    17日2时50分,突如其来的脚步声打破了急诊大厅的安静,“快,我家孩子好像急性喉炎,气出不上来,咳嗽声音也不对。”一位母亲拉着一个6岁男孩,语速很快,语调非常焦虑。刘瑞娅放下书,听家长所说情况后,让她先领着孩子去住院楼的耳鼻喉科,“一会儿就回来了,估计得做雾化。”10多分钟后,孩子爸爸去交费,刘瑞娅戴好口罩,看医生开的方子,配药给孩子打针,做雾化。

    凌晨3时许,记者离开,急诊的灯依然亮着,显眼地提醒每位夜晚患病需要救治的孩子和焦急的家长。

    (记者 冯戎 实习生 石羽 曲执)

    记者手记

    在急诊待了4个小时,记者看到的仅仅是急诊医护人员工作的一部分。张翠芬说,她希望儿科医生、护士再多一些。儿科是公认的工作忙碌、承受压力比其他科室更大的科室,除了面对无助的病儿,还有焦虑不安的家人。但也因为如此,每治愈一个孩子,获得的满足感也会更多。她和同事做的,便是让更多的孩子能尽早恢复健康,让家长少一些担心和焦虑。同时,张翠芬和两名护士也希望得到家长的更多理解,来了能自觉排队、听从治疗安排,信任医护人员会尽全力救治每一位患病的孩子。

[责任编辑: 王浩庆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852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