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大同吕梁
新闻中心
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晋中·砥砺奋进的五年吕梁大同

午夜劳动者:电影散场,他还在忙碌

2017年10月24日 08:03:23 来源: 山西晚报

    原标题:午夜电影散场,他还在忙碌 所有放映厅的座位一个一个查

▲王涓龙在午夜电影散场后,检查座椅是否有损坏。

▲王涓龙透过放映窗口检查放映厅内是否播放正常。

    时间:10月18日23时到19日1时

    人物:电影院带班经理 王涓龙

    王涓龙,中影国际影城的带班经理。10月18日23时,在熙熙攘攘的观影人中,他不停地穿梭在售票台、小食品售卖部、检票台、放映间和各个观影厅。19日1时,午夜场都已经散去,同事们也相继离开,他还在逐个部门、逐个房间、逐个电影厅地检查,看是否关闭电路,看放映设备有没有关闭,看看电影厅的银幕和座椅有没有损坏。

    “以最好的状态服务观影者,是我的责任。”王涓龙说,他还经常在下班期间,抽空看档期内的所有电影,知道了更多电影情节,才能更好地服务观影者。

    18日23时10分

    最后场次全部开映 要干的活儿琐碎又细致

    “1号厅是《天才枪手》,2号厅是《追龙》,3号厅是《羞羞的铁拳》,6号厅是《缝纫机乐队》,4号、5号厅可以检查、打扫并关闭。”通过对讲机,王涓龙跟其他同事沟通,并安排工作。

    一般情况下,每个厅在提前结束当天的放映任务后,会有工作人员进行打扫、放映人员关闭设备等。王涓龙说,本来安排一场《南哥》在4号厅,不过没有人买票,也就取消了播放任务。这样一来,所有放映厅的最后场次都已经开映,所以售票台开始进行当天的结账。

    王涓龙和另外一位工作人员把售票台的6台电脑关闭,并开始统计当天的售票总量。约20分钟后,统计工作结束。当天一共售出2200余张电影票,共收到2210元的现金,其余的款项都通过网购、会员卡等其他途径进了系统里。“现在用现金来售票台买票的顾客是越来越少了。”王涓龙说,现在的顾客大部分是通过手机端、电脑端等进行预订座位、购买电影票。

    随后,王涓龙把对讲机和POS机等需要充电的设备,放在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位置,以便明天上班时继续使用。

    售票台一旁是6台自助机,4大2小。“晚上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关闭各个线路,防火是警戒线,谁也不能大意。”王涓龙说着,同时关闭了自助机的线路,包括旁边的一些娱乐设施。

    在售票台的正对面,是小食品台,售卖各种饮品、冰激凌、爆米花等小吃。现在也到了结账的时间。

    “爆米花基本是根据观影人数来弄的,不会提前弄太多,以防过夜了影响口感。”负责小食品的人员称,如果不够,他们就会现场再爆,不会耽误太多时间。

    “水溶饮料117元、蒙牛酸奶62元……”王涓龙拿着一张长长的销售明细表,跟同事电脑上的一笔一笔进行核对。记者看到,一共有43种品种,每个品种都会卖出几次或者十几次。最后算出当天的售卖情况,包括需要补货的品种,也要详细登记。

    小食品售卖的现金和售票的现金,分别装在两个不同的文件袋里。随后,王涓龙来到办公室,投放到一个顶端开口的保险柜里。

    18日23时38分

    放映过程中,10分钟巡查一次影厅

    按照规定,电影放映过程中,每10分钟,需要检票员巡查一遍各个影厅,再回检票台做详细登记。两位女检票员说,巡查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看是否有不文明观影行为,比如抽烟的、吐痰的、大声喧哗的、抖腿的,还有就是夏天光膀子的。

    “这些行为只顾自己,影响到了其他人的观影,所以就应该进行劝说、引导。”王涓龙说,主要是检票员负责巡查,他各个影厅转一圈,是为了抽查,检查检票员的完成情况。

    在楼上的放映间,还有4台机器在嗡嗡作响,另外2台已经关闭了。要确定放映机是否关闭有两点,第一是放映机的电脑显示屏黑了,第二是嗡嗡的声音没了。这个嗡嗡的声音,是放映机内部为了降温发出的。

    透过放映间的小窗口,王涓龙朝放映厅里面望一望,看放映是否正常。如果不慎碰了放映机的播放口,里面就会出现歪镜头。当记者想要拍张照片时,被王涓龙婉拒了,他说这里如果一开闪光灯,银幕上肯定会有白光,会影响观影者的正常观看效果。

    5号厅是中国巨幕,同时使用两台放映机播放,4K高清、色彩还原度高、清晰度和声效也更好。

    在下班时,因为第二天要上映新电影《王牌特工2》,所以需要工作人员提前把硬盘的内容拷进放映机里,不影响明天的正常播放。“现在已经拷了70%,1点前后应该能拷完的。”王涓龙说。

    旁边有一台老式的放映机已经废弃不用了。跟它配套的是一个倒带机,王涓龙介绍,一场电影放完了,必须用这个倒带机倒回来,才能再次播放。

    在其中一台放映机前,有专门的监控设备,共分9小格,王涓龙同样要时刻观察、巡视。

    19日0时40分

    放映结束后,要对座位进行挨个检查

    各个放映厅的观影者陆陆续续走出了放映厅,有的找检票员换停车卡,有的还3D眼镜。两位女检票员也忙碌了一阵。

    就在此时,有几位醉醺醺的男子,从外面的一间KTV出来,非要从这里借道,坐电梯下到1层。王涓龙非常谨慎,带领他们到了电梯间,送上了电梯。

    王涓龙说,这种喝多了的,非常难缠,有一次,两人喝多了躺在地上,怎么也弄不走。“咱们不是说不让他们借道,主要是这个点,我们这里也该下班,这一层应该都关闭。”如果有醉酒者折腾,他们真的也犯愁,LED屏幕都碎过3回了。

    刚送走几名醉酒者,又有两名年轻顾客乘电梯上来了,询问是否有夜场电影。得到否定的回答后,离开了。原来,在7、8月暑假期间,这里还有通宵电影。

    所有的观影者都离开了,王涓龙拿着手电筒,挨个放映厅,检查银幕、检查座椅。一般情况下,电影银幕是没有问题的,因为离得观众远,就怕一些儿童或者醉酒者,上去摸、扯、拽等,容易把银幕弄脏,或者用烟头烫个洞。

    而座椅,有的老化,有的出现倾斜,这些都需要一一登记,进行更换。“这里有12个新座椅,是准备换上去的。”王涓龙指着地上的几个纸箱。刚才的那名放映员又开始更换新座椅。

    偌大一个放映厅,王涓龙拿着手电筒,沿着银幕走两遍,然后座椅是一个挨一个查两遍,随时记录下来。

    在空隙,王涓龙打开手机,上传当天的售票额、观影人数等到中影国际影城管理人员的微信群。

    19日1时15分

    终于可以回家了,睡不了几小时又得上班

    1时15分,该最后一道工序了。他从楼上到楼下,挨个关闭楼道灯、地灯、关闭楼道饮水机等。看着墙上的电影海报和演员来中影的活动照片,他如数家珍。

    原来,为了能更好地服务观影者,他也在自己闲暇时间,观看档期内的电影,慢慢的,硬把自己培养成了铁杆电影迷,“比如有顾客问我,说哪个片子好,或者大概内容是什么,我说不出来,该多尴尬!”

    此外,还有就是收拾储物柜。他挨个清空储物柜、并详细登记存物。有一些物品,是顾客存下的,走的时候就落下了。他们登记好并妥善保管,等物主来领。最后再把储物柜的电源也关闭。

    这时已经是1时30分,王涓龙也终于结束了忙碌的一天,明天还要正常上白班。王涓龙说,和他一样都是带班经理的还有另外两个人,三个人倒班,家里人都习惯他这么晚回家了。所幸的是,现在还算是观影的淡季,回家还算早一点,碰到首映式、搞活动、暑假的夜场电影等,经常三四点回去,夏天天都快亮了。

    记者手记

    跟着王涓龙3个多小时,从楼上到楼下,从放映间到观影厅,记者手机里的步数已经快到8000步。可以想象,王涓龙一天的步数该会多么惊人。而对于他的工作,很少跟人沟通、闲聊,更多的是机械的、谨慎的、仔细的单人操作。就连跟同事,也是简单、快速的沟通。其实,王涓龙和同事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信条,就是服务至上。给大家提供一个舒适、安宁的观影环境,就是他们的初心。

    采访 记者 宋俊峰

    摄影 记者 胡续光

[责任编辑: 王亮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846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