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src="http://www.sx.xinhuanet.com/ztjn/dtlh/imgs/logo-sx.png" />
山西频道
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10万公里血管”背后的那些事儿——对话山西大医院血管外科主任郝斌

2017年08月09日 14:37:18 来源: 新华网

    “人体血管的总长度大约有10万公里,可沿赤道绕地球两周半”“山西省是血管疾病高发地区,发病人群超过300万”……这些数字有没有“惊”到你?

    血管被认为是人体“最长”的器官,一旦出现问题,可谓是人体内“战线”最长的战斗“阵地”。同时血管疾病的高发,也让诊治难上加难。在山西大医院有这样一群医护人员正“战斗”在这条“最长的战线上”。

    近日,新华网对话山西大医院血管外科主任郝斌。作为山西最早一批血管外科领域的专家、血管外科领头人,郝斌这样看待血管疾病知识的宣传普及和科室年轻医生的“非常规”培养。

山西大医院血管外科主任郝斌(山西大医院提供)

    血管外科是一个“年轻”学科

    新华网:血管外科主要治疗哪些疾病?

    郝  斌:血管”被认为是人体最长的器官。由于血管的创伤、扩张,堵塞和狭窄,导致的各种不良后果,就是我们说的血管疾病。血管外科的诊疗范围是全身除心脏和颅内以外循环系统各处血管发生的疾病,包括动脉血管疾病和静脉血管疾病。动脉血管疾病主要有外伤造成的血管破裂;各部位动脉硬化造成的动脉壁斑块,引起血管狭窄、闭塞;动脉瘤或夹层等引起的动脉壁的某处薄弱,造成动脉扩张疾病等。静脉血管疾病主要有下肢静脉曲张、急性下肢静脉血栓、门静脉、肠系膜静脉血栓、血栓后综合征、慢性静脉功能不全、布加氏综合征等。

山西大医院血管外科主任郝斌带领年青医生们查房。(山西大医院提供)

    新华网:为什么说血管外科是一个“年轻”学科?

    郝  斌:主要从两方面来说,一是血管外科起步时间短,二是医护力量年轻。

    以前血管外科被认为是交叉学科。因为全身各个脏器的生存营养全靠血管输送,所以任何一个地方的血管有问题都会影响相关脏器,导致脏器出问题,疾病涉及到哪个部位,就与哪个科室有关。另外,以前的检查手段是没有办法判断血管自身的问题。

    上世纪80年代,山西省人民医院刘增庆教授便开始从事血管疾病的诊疗工作,为山西省血管疾病知识的普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98年,山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引进了省内第一台血管造影仪,开始进行血管外科疾病的诊疗工作。期间经历了从无到有、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过程。1999年,山西第一个血管外科正式成立。2011年山西大医院成立后,血管外科也是首批开诊科室之一。近年来,随着腔内技术在血管外科领域的应用,山西省血管外科团队也逐渐壮大起来,能够独立开展血管外科诊疗工作的科室越来越多。

    目前山西血管外科医生的平均年龄在35岁左右,是一支年轻的队伍。

    新华网:目前科室的诊疗能力怎么样?

    郝  斌:目前山西大医院血管外科对血管疾病的认识与国内、国际是接轨的。同时,我们具备对复杂疑难疾病的诊断,医院有这样的设备,医生也具有对疾病的认识、诊断能力。在治疗上,目前所认识到的血管疾病,绝大多数都能通过自己的能力独立解决。

山西大医院血管外科医护人员在手术中。(山西大医院提供)

    血管外科的普及更多是在同行之间

    新华网:普及血管疾病知识对患者来说有什么意义?

    郝  斌:这十几年来,我们一直在做的一项工作,就是普及对血管疾病的认识。只有老百姓认识了这个疾病,才能到医院找专业的血管外科医生就诊。以往老百姓可能走十家医院,用三年五年时间到最后也搞不清是什么病。所以我们在刚开始治疗的时候,有很多患者到我们这里时可能病程已经经历了两三年的时间。

    新华网:为什么在同行之间的普及工作更重要?

    郝  斌:让老百姓认识这个疾病,首先医生应该了解它。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医生具备专业的知识,对血管疾病也能有较完整、专业的了解;其次是同行每天的工作都是和病人打交道,他们认识了血管疾病,才会给患者讲清楚、说明白是什么病。

    山西血管外科专业化程度参差不齐,区域发展不平衡。大多数血管外科医生由普外科医生转型而来,缺少对血管外科疾病的系统化认识和把握。尤其是基层医生,受医院自身条件的限制,他们接触血管外科疾病的机会较少,容易造成漏诊、误诊,延误治疗。

    不少医院还没有成立专业学科。为此,进一步 开展对血管外科从业医生的专业系统化、规范化培训;建立实施血管疾病筛查防治体系及诊疗网络、重视社区基层医生的血管疾病知识的普及,全面提高山西血管外科诊疗水平将是今后的努力方向。

山西大医院血管外科医护人员与国外同行交流。(山西大医院提供)

    新华网:对于不同的医院,做了哪些不同方式的普及、帮扶工作?

    郝  斌:对于同级医院,我们更多强调的是规范,共同学习指南,共同学习规范、专家共识,希望能让山西血管疾病治疗能够达到同质化效果,能够使用一个操作模式,实行一种检查手段。只有这样,血管疾病才能得到更规范的治疗,让山西血管疾病患者能够不用出省治疗。

    对于地市级医院,我们主要做的是普及当地医务人员对血管疾病认识的普及。我们定期把各地市对血管外科有兴趣的医生请过来举办学习班。另外就是,我们会请来国内外血管外科领域的权威专家来举办讲座、开设学习班、专病研讨一系列的活动,让专家们走到各地市进行学科指导,通过这些方式和山西的同行们进行交流和沟通,在基层医院遇到相关疾病的时候。我们也会根据实际情况派医生过去手把手地传授技术,地市医院遇到疑难复杂病例会转上来治疗。目前普及范围已经覆盖山西11市,“走基层”是我们的日常基本工作。

山西大医院血管外科医护人员研讨交流。(山西大医院提供)

    血管外科不唯“资历” ,只看实力

    新华网:目前科室的人员情况是怎样的?

    郝  斌:目前我们科室有12个医生,手术量每个月平均在130—150台,每天门诊病人40—50人左右,住院病人55-65人左右。工作量应该说是非常大的,每个医生每周工作时长都在70小时以上,加班加点已经成了常态,基本都在十点钟以后才能回家。这与医生人数少有关系,因此我们在团队培养上不遗余力。

    新华网:医生培养有什么“非常规”理念与方法?

    郝  斌:因为血管外科发展时间比较短,医生少,队伍年轻,所以我会很重视他们的成长速度。年轻医生基本不主动往我办公室走,因为在我眼里看到的都是他们的不足和缺点,会随时指出他们专业上的一些问题。我认为年轻医生的成长速度决定学科发展的质量,因此在团队培养上,我们会将“传、帮、带”渗透到每一个医生身上,并打破传统的培养模式。

加班已成为科室日常工作的常态。(山西大医院提供)

    以往的三级医师负责制培养一个医师可能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但对于血管外科这样一个“年轻”的学科来说,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因此,目前我们就是要打破或模糊三级医师责任制的理念,上级医师会做的手术,要尽快传给下级医师,在上级医师的指导和监督下,下级医师要尽快掌握这项技术。可能你不是主治医师,但只要你具备了主治医生的能力,那么你就可以干主治医师的工作。这种培养方式并没有降低诊断和治疗质量,只不过是把以前传统的医师培养速度加快了。

    所以我经常和年轻医生强调一件事,他们有多大的能力,科室就会提供更高更大的平台让他施展。也正是因为能力大于资历的理念,我们曾经有主治大夫跟着住院大夫在工作的现象,这就是我们一贯坚持的,血管外科只重能力,不看资历。

    郝斌教授寄语青年医生:

    ▲精彩的人生需要规划。

    ▲点滴积累,归纳总结,至关重要。

    ▲“思考”应该贯穿于从业的始终。

    ▲“良好的沟通”不亚于“精湛的医技”。

    ▲血管疾病需要综合治治疗,血管疾病患者需要知识全面的医生。

[责任编辑: 王浩庆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456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