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123123

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等你来

2017年05月16日 10:22:53 来源: 山西日报

    原标题:博物馆等你来

    编者按:5月18日是第41个国际博物馆日,今年的主题是:“博物馆与有争议的历史:博物馆讲述难以言说的历史。”

    博物馆是文化惠民的重要部分。5月1日,山西地质博物馆正式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镇馆之宝是“山西山西鳄”和狗头金,首批进馆的18位游客还幸运地领到了纪念品鸡血石印章。该馆前身为1960年创建的山西地质厅地质博物馆,2014年正式改为现名。

    博物馆离不开民众的参与和支持。近日,山西省历史文化名城浑源正式成立了一座古瓷文化研究院,由当地青年收藏家程锦瑞筹建。这只是他梦想的开始,在此基础上,下一步要在具有丰富文化遗产的浑源建立一座地方博物馆。

    博物馆在山西大有可为。“让文物活起来”呼唤“让博物馆多起来”,山西是中华文明重要的发源地之一,素有“五千年文明看山西”之美誉,地上文物留存之多和保存之好,堪称全国首屈一指的文物大省。所以,山西理应有雄心和气魄,以打造博物馆大省为己任。

    基于以上想法,我们结合本省实际,特推出本期话题,以期更多人认识和了解、关注并走进博物馆,做这项事业的参与者和推进者。

    打造博物馆大省

    博物馆是无言的历史,这从今年“国际博物馆日”主题为“讲述难以言说的历史便可看出”。同时,博物馆还能够“让文物活起来”,则正是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和要求的。而山西作为中华文明重要的发源地之一,素有“五千年文明看山西”之美誉,地上文物留存之多和保存之好,堪称全国首屈一指的文物大省。所以,山西理应有雄心和气魄,以打造博物馆大省为己任。

    从丰富文化生活看,博物馆的作用无可替代。近日有一篇报道,题目就是《厉害了!上海人均博物馆数是全国2倍》。文中说,上海的博物馆总数达到125家,免费开放的有96家,年接待观众超过2100万人次,越来越多老百姓品尝到近在家门口的“文化果实”。

    从可持续发展看,博物馆的优势更是得天独厚。一方面,博物馆是重要的文化地标、不可或缺的旅游产品,对一座座城市、一个个景区,不仅提升了文化内涵、丰富了文化表现,而且拉动了旅游经济、促使了游客逗留,无论对城市建设提档还是对旅游经济升级,都是不折不扣的亮点和引擎。

    山西以经济规模论,从发展区位看,都难比沿海地区和发达省份,但以文化的厚重、历史的悠久,文物的丰富性、品种的多样化,则是优势十分明显,条件得天独厚。所有这些,都使我们在下一步打造博物馆大省成为可能。只要下大力气,持之以恒,就一定能够藉此向文化旅游强省迈出更加坚实的一步。

    这方面,洛阳的经验就值得我们借鉴。那里有5000多年的文明史,有4000多年的建城史,还有1500多年的建都史,先后有105位帝王执掌天下,如今浓缩展现在洛阳博物馆,造就了洛阳博物馆的独一无二。许多人去洛阳旅游,洛阳博物馆是必去之地,且必然会长时间细细观赏,更有不少人赞叹连连,流连忘返。

    相比之下,太原也已有2500多年的建城史,为什么不能建一座与其厚重的历史相称的博物馆呢?山西地上文物星罗棋布,为什么不能建一座博物馆将其浓缩进去,让来山西的游客置身其中,饱览一番呢?倘真如此,不仅是山西之荣,更是游客之幸。可以预见,打造博物馆大省之际,也必将是山西更多文物藏品走出深闺,拓展和延伸文化传播功能之时。(徐补生)

    博物馆要亲近民众

    近年来,博物馆正由高冷生僻渐渐走向温热有趣,从静态的珍藏渐渐趋于动态的“活化”。一位博物馆学专业人士曾说:“博物馆不是一种被动的存在,而是国民生活中富有活力的一部分。如何放下职业身段,消除专业隔阂,让躺着的历史‘活’起来,这是博物馆拉近与公众距离的现实课题。”

    不论是收藏在博物馆中的文物,还是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惟有“活”起来,“动”起来,生动地连接好历史与当下生活,亲近民众,才更具意义。

    传统概念中,博物馆是冷静的古老的,甚至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可是,一旦运用互联网、数字化技术,博物馆就会变得生动明亮起来。前不久,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研发团队公布了数字圆明园的研究成果,截至目前,已通过数字技术复原了圆明园里的1万余件历史档案、2000座数字建筑模型。游客游览时,面对眼前的颓垣断壁,只要通过手机的软件功能,就能身临其境,欣赏到这个建筑当年的盛景。

    同样,当你打开故宫的网站,你可以全景式网上游览故宫;当你去美术馆看展览,扫描二维码,会出现一幅作品的立体解读;当你走在城市街头,使用一款城市记忆的软件,你可能会发现你所站立的地方曾经出土过珍贵文物。数字技术让历史和当代交织在一起,大力将数字技术融合于博物馆的建设中,无疑是博物馆“活化”的有效手段。

    博物馆的“活化”还在于文创产品的开发。故宫博物院仅2016年文创产品就卖到10个亿,这意味着大量的历史信息通过那些文创产品进入到受众心里,小到一款吊坠、一卷胶带、一把折扇,都可以作为故宫文化的载体,让游客把故宫文化带回家。

    还有,传统的展览也越来越炫目。有的展览甚至用上了声光电等现代科技的元素,除了让人欣赏珍贵的藏品外,还能通过营造的意境来还原它所孕藏的故事。因此,博物馆与教育的融合也越来越多元,展览进校园,小小讲解员进展厅,让博物馆与孩子们无比亲近。

    山西作为文物大省,无论是综合的博物院,还是像地质博物馆、煤炭博物馆等专业类的博物馆,件件藏品都蕴含着丰富的文明密码,也无不需要一对绚丽的翅膀,更多样的创新展示和更先进的互联网技术。(陈力方)

    走进博物馆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当然,走进博物馆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但何以做到呢?还有,听音乐会、阅读经典、保持优雅、思考活着的意义……又如何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诸如此类的联想,还是因为,一旦要求落地、下沉为“生活方式”,已经揭示了这些词汇短语与日常生活之间其实有着高高在上、难以企及的距离。

    在完全没有博物馆的地方,让博物馆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基本上是个伪命题;在随处可见博物馆的地方,其随处可见已经昭示了它已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存在。只有在介于两者之间的地方:有一个立意宏阔、分类深细的博物馆,试图用非语言的方式从经济生产、政治组织、社会生活、宗教、艺术等各方面呈现地方的历史,只是无奈往往落得门庭冷落,空荡荡的展厅偶尔能够迎来几个专门的研究者和品味独特的外地游客而已。——这应该就是需要思考“如何能够成为生活方式”的博物馆和这些博物馆所在的地方的人们。

    虽然我到每一个地方旅行,都要去当地的博物馆,可是平时却很少去自己居住的地方的博物馆。如此,博物馆到底算不算我的生活方式?我的行走之不能离开博物馆,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博物馆可以提供一个不一般的地方的形象,让人在越来越相似的城市乡村、大街小巷中,因为想到脚下的土地在千百年之前的不同而感觉到意义。说起来,博物馆是除了阅读之外,教导我们如何抽离于现实的另一条途径,因为时空的距离而生发出诗意。这样看来,即使在最接近生活方式的关系中,博物馆于人还是疏离的,在其中,又不在。如果博物馆是我的生活方式,那么在去往博物馆的路上,那些大同小异的大街小巷、城市乡村又算什么?

    其实,每一个“地方”除了作为异乡人的远方存在之外,无一不是当地人的地方。博物馆之所以难以成为当地人的生活方式,说到底,还是因为博物馆多半把自己首先定位为异乡人眼中规范的地方“名片”和历史教科书。博物馆的吸引力,无非是处理好地方和远方的定位关系。如果没有参与感和新鲜感,博物馆永远都只是给异乡人想象本帮用的。因此,要契入当地人的生活,博物馆不能不在增强公共意识和开放性方面下功夫。(原蔚)

[责任编辑: 王亮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77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