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123123

“母亲节”对话妇产科主任:有些话很“扎心”

2017年05月14日 10:31:17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太原5月14日电(王亮)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是母亲节,而医院的妇产科,从病患到绝大多数医护人员,都是“母亲”。面对新华网的采访,山西大医院妇产科主任吴素慧从母爱说起,谈到了对儿子照顾不够的愧疚和对医务人员如母般的关爱,而背后的原因,却“只因是医生”。

    谈起母爱,山西大医院妇产科主任吴素慧饱含深情 新华网发 (胡静 摄)

    “她患了卵巢癌,她想看着读高三的儿子考上大学”

    新华网:你从事妇产科工作30多年,有没有一些患者对孩子的母爱让你经久不忘?

    吴素慧:两三年前,我接诊一个卵巢癌三期的病人,她当时的情况特别不好。她希望能看到读高三的儿子参加高考、上大学,因而对放疗、化疗的过程中掉头发、恶心呕吐等都不当回事。这种母爱让我特别感动。

    经过患者和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现在这位母亲还活着,她也有了新的心愿——看到儿子结婚、成家。

    新华网:妇产科有新生命降生,充盈着喜悦,但于妇产科医生而言是什么样的感觉?

    吴素慧:产科有新生命降生当然是件高兴的事。但山西大医院的产科有不少产妇是危重产妇,新生命顺利降生背后有不少医患齐心协力的事。

    前一段时间,一个38岁的妊高症产妇,之前怀孕三次都流产了。怀孕29周时她来到医院治疗,除了全身水肿还面临着胎儿是否健康的精神负担。经过医患的共同努力,她坚持到36周,产下了一个健康的宝宝。

    2016年,四胞胎产妇在山西大医院平安生产 新华网发 (胡静 摄)

    还有去年在山西大医院生产的四胞胎产妇,她到怀孕后期都走不了路,剖宫产后也很危险,在ICU里面住了好几天。但自始至终,她就是想要孩子平安,很少考虑自己。

    “儿子不学医 不想让他孩子‘从小没人管’”

    新华网:你也是一个母亲,也会为孩子付出很多吧?

    吴素慧:作为一个母亲,我觉得我给孩子的很不够,觉得儿子很“可怜”。

    他半岁时候,我回到医院上班,八个月的时候就给孩子断奶了。作为妇产科医生,我当然知道母乳喂养的好处,但是患者就在那里,我丢下走了可能一条命就没了。

    我和爱人都是医生,工作很忙没人管孩子,放假就给他报很多辅导班,买很多方便面放在家里让他吃。

    他上小学时还想当心脏外科医生,但看到父母这么累,看到周围同学的父母没我们累,却挣得比我们多,高考报志愿时就坚决不学医,他说他不想让他的孩子像他一样“从小没人管”。

    山西大医院妇产科主任吴素慧拿着儿子送的茶具,内心欢喜 新华网发 (胡静 摄)

    新华网:对于你们因救死扶伤而忙忙碌碌,他现在是否理解?

    吴素慧:他一直理解我们作为医生的付出与忙碌,自小学会了独立,还很体贴父母。

    一年中的各种节日和父母的生日,他都会发个信息问候、祝福。他知道我爱喝茶,前些年的母亲节还送给我了一套茶具,我就放在办公室喝茶。

    他在外读书,知道我们忙,回太原也不让我们到机场接。每次回来待一两个星期,只提一个要求——一家三口一起吃一顿饭。

    “医生是发不了财的 想赚钱别当医生”

    新华网:作为母亲你心怀“愧疚”,但对女人扎堆的妇产科医护人员,是否也就多了一份“感同身受”?

    吴素慧:作为妇产科主任,我就像年轻医务人员的“母亲”。

    山西大医院妇产科的大夫是从各家医院来的,带着各个医院的理念。她们做手术时我就在门外看着,看到操作不规范或一些需要处理的情况时,就进去提醒。逐渐地,她们成长起来了,妇产科也在省内有了名气。

    作为管理者,还要通过科学的管理及考核,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提高效率,提升科室人员的收入水平。这也在某种程度上避免了回扣、红包等医疗行业存在的“不正之风”。

    新华网:杜绝这些“不正之风”,还有什么办法?

    吴素慧:我会从职业发展上把一些道理讲透,诊疗过程中“利字为先”会妨碍规范诊疗、阻碍职业发展。比如一旦收了“红包”,答应患者提出的早安排手术院等要求,就存在着手术准备不充分出状况的潜在危险。

    我经常和年轻医生讲,医务人员是处于“人神之间”的,因为做着“性命攸关”的事,所以“做医生是发不了财的,想赚钱就别当医生”。

    实际上,医务人员从进入医学院的第一天起就接受前辈的“言传身教”,总体来看职业操守比社会其他行业要高。(完)

[责任编辑: 武斌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69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