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山西足球发力“补课”

2017年04月17日 14:45:09 来源: 山西晚报

    最近,山西省体育中心红灯笼体育场四层的一间办公室里,山西省足球协会的工作人员在忙里忙外,进进出出。办公室里的案头上,各种白花花的文件垒得老高,而围绕的主题只有一个——山西足球。

    4月15日,山西省足协杯赛暨“我爱足球”中国足球民间争霸赛太原赛区预赛正式开打,至此,涉及11个市的全省范围内的业余联赛都已陆续开赛。如此大规模的官方赛事,在山西是开天辟地头一次。其实,这仅是山西足协不少工作中的一环。

    2016年6月3日,山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推进山西省足球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这是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山西足球改革的纲领性文件,其中提到“按照政社分开、责权明确、依法自治的原则调整足球协会,改变省足球协会与省球类运动管理中心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组织架构”。也是从那时起,山西省足协改革正式提上了日程。说干就干,组织新任足协人员,把公章、账户都独立出来,足协整体搬迁到了红灯笼,开始了长达半年的筹备工作。

    2017年3月25日,第六届山西省足球协会会员代表大会正式召开,新一届足协正式亮相。目前,省足协常驻的工作人员有6、7人,需要给开工资的只有两人,不过目前还没发过工资,而其余几人则基本上都是在义务工作。没了政府资金扶持,协会的主要资金来源有几种,社会赞助、政府购买服务、会员会费、业余活动收入等几项。之后,足协能否自己独立走路就得靠自己了。

    撸起袖子加油干,不忘初心谋发展,这适用于每一个行业,也是山西足球改革的必经之道。足协负责人在工作中始终强调一句话:“山西是足球的蛮荒之地,蛮荒之地需要洪荒之力啊”。仔细回想,的确如此。

    回顾历史,山西足球从上世纪60年代起步,那时还是体工队的模式,二三线后备梯队也都很齐备。那时候,太原的太钢、重机,大同的616厂、428厂,还有晋中的经纬纺织厂在足球方面都发展得很好。那时候,山西最好成绩是男足在四运会上获得第八名,女足在青运会上获得第十名。

    1993年,山西省砍掉三大球专业建制,集中力量发展奥运战略单项优势项目,山西足球也就此进入了低谷。1994年,全国足球甲A联赛拉开职业化改革的大幕,太原市又以120万元买下了八一队的主场,在山西体育场进行了11场主场较量,那时候郝海东还是球队的前锋。那是山西足球迎来的最高档次的比赛,瞬间就掀起了疯狂的热潮,可惜一个赛季后球队又离开了山西。

    之后,山西职业足球就一直走得很艰难,1997年的中联队,1998年的康宝队,2000年的亚宝队,2006年的沃森路虎队都是山西足球的匆匆过客。最近的是2015年的太原中优嘉怡,这支本土球队在冲甲成功后也转战去了内蒙古。

    忆往昔,足协负责人不免有些痛心:“山西足球土壤深厚,但足球理念、场地、和足球基础都和其他省份有很大差距,我们底子薄、基础差。”不过接下来,省足协打算用实际行动弥补这些年落下的功课。具体来说,下一步有三方面的工作,一是搞好会员工作,巩固和扶持各市和行业的协会;二是积极开展活动,包括比赛和培训,目前已经举办了6期教练培训和1期裁判培训;三是完成以“113工程”为目标的各项任务,即一项规范完整的业余联赛体系(上半年进行足协杯赛,下半年进行山西超级和甲级联赛),一支山西本土的职业足球俱乐部(目前在积极组建中),大力组织推进三项培训(教练员培训全年力争完成700人次、裁判员培训全年力争完成700人次以及青少年培训)。

    新足协目光长远,“目前最好推进的就是建立业余联赛体系,也是我们目前的主要任务。铺好大盘子,让更多的足球人参与进来,也让我们的杯赛和联赛成为一种文化和品牌,一年年地传承下去,这样一来,山西足球也才能慢慢发展起来。”不管未来如何,至少现在,山西足球在前进。(记者 韩雪冰)

[责任编辑: 王梦佳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824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