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123123

上党梆子名家张爱珍唱“活”一个秦香莲

2017年04月12日 07:54:48 来源: 山西日报

    上党梆子《秦香莲》剧照。

    她并不是时时悲怆,而是有述说,有抒情,慢慢演绎;悲怆之情或藏或露,有弱有强,回环婉转,颇有立体感。

    上党梆子名家张爱珍的唱腔是一个美的群落。我听她的“唱腔专辑”,感受到的不仅仅是高亢、大气,不仅仅是甜美、圆润,也不仅仅是委婉、妩媚,还感受到华丽、澎湃、顿挫、风流。众多的美感,有时数种交织在一起,有时某一种更为强烈地拨动着我的心弦。而不论哪种感受,我都在更深处听出了朴素。我想,朴素正是这个群落的核心,有朴素存在,其他的美才美得自然,美得醉人。

    更为可贵的是,张爱珍并没有停留在这个群落的斑斓色彩上,而是对所唱内容有细致的开掘,使唱腔艺术达到了相当高的境界。具体来说,就是张爱珍通过自己的唱腔,实现了表情达意的深刻性、完整性和层次感、逻辑感,刻画了有血有肉、活灵活现的人物形象。

    拿妇孺皆知的传统戏曲《秦香莲》来说,单听张爱珍的唱腔,即可明白她所饰演的秦香莲是怎样的性情、气质、品格,明白人物不同处境中不同的思想感情,及其心理的千变万化。她那一段段唱腔起起落落,呈现给我们的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一种曲折的行进。每一个段落都包含着一个中心,抵达了一种高度;而对这个中心的揭示、对这种高度的完成,则根据唱词和人物的情感,选择不同的渠道来起承转合。

    第一场,秦香莲一声叫板之后,是四句介板,“千山万水来到京城,也不知我的夫身在何存?日暮黄昏天色晚,借宿一宿明日再寻。”张爱珍娇柔靓丽的声音,婉转缠绵的行腔,饱含着人物的柔弱、疲倦、忧伤。一开场,张爱珍就将人物自内而外透彻地亮在我们面前。四句唱词构成了一个段落。张爱珍精准的把握与唱词本身的简练相得益彰,共同构筑了本剧素洁而有力的开头。

    接下来,秦香莲闯入紫墀宫中见到了陈世美,陈世美却让她“速速离开此地”。这时,张爱珍一段念白将人物无法抑制的痛感引了出来,直至一声叫板“你讲出此话于心何忍”,对痛感的表达抵达了一个小高潮;紧接着以垛板开始了唱腔。张爱珍将痛感压到深处,缓缓唱道:“你只顾做高官身享福禄,你忘了二老爹娘供你读书”,表现出来的是责备和数落,而这种责备和数落并不严厉,却含着身为妻子的一颗爱心,显得温柔善良。就这段来说,一个演员要唱出“责备”的意思,也许并不太难,但要唱出那种语重心长的数落感觉可就太不容易了。

    当陈世美再次赶秦香莲出宫时,秦香莲想以“虎毒不食亲生子”的道理让陈世美醒悟,并让儿女哀告他们的父亲,求他将他们认下。张爱珍的这一段介板,流露出秦香莲一息希望尚存时的恳切态度,这是身为母亲深爱儿女的表现,也是身为底层人艰难生存的表现。当陈世美竟然以宝剑吓唬秦香莲时,张爱珍一段紧大板的责骂,则是严厉的,显示出贫贱之人的尊严;同时也是柔弱的,带着秦香莲特有的气质。严厉与柔弱,这一对矛盾能够同时统一在唱腔里,十分难得,让人听后别有一种美的享受。

    秦香莲路遇丞相王延龄后,拦轿喊冤。一段有名的四六板《家住均州在湖广》,张爱珍的“专辑”中没有,我从网上找到了她的录音。这个唱段一听就震撼了我。这里,张爱珍唱出了强烈的悲怆情绪。但她并不是时时悲怆,而是有述说,有抒情,慢慢演绎;悲怆之情或藏或露,有弱有强,回环婉转,且不时地带出一丝掩不住的委屈,颇有立体感,如此,才更好地表达了悲怆。同时,她的唱腔中夹带了哭音,哭音不是真哭,而是写意的,似哭非哭,强化了悲怆的意味。这个唱段并不长,但每一句都能让人感觉到人物心理、情绪的变化,正是这种变化推动着腔体的运行、发展。一些字,其尾音一边延伸一边拓展,使境界更显开阔,比如,“丈夫名叫陈世美”的“美”字、“我带领儿女把夫寻找”的“女”字、“找”字,最后一句“昧良心他不认妻室儿郎”的“认”字、“郎”字。随着有步骤的转换与递进,悲怆之情在最后一句转大板后高亢悠长、跌宕起伏的扬腔中达到高潮。

    为使陈世美认下秦香莲,王延龄让秦香莲在陈世美寿诞日的宴席上弹琵琶卖唱,侧面劝说陈世美回心转意。这一场,张爱珍有两段四六板夹在3个人物之间的对白。第一段多是娓娓地诉说,诉说夫妻分别后家中的种种情形,她切准了特殊情景下人物必然的安静状态;但安静只是表面的,于是到最后,她终于忍不住放出了悲声。第二段诉说千山万水寻夫到京城后的情形,唱腔中体现出情绪微微转强,节奏加快,并掺杂了怨恨,到最后,依然是难以控制的悲痛之声。《杀庙》一折中,陈世美竟然派韩琪去杀害秦香莲母子,张爱珍一段“强人做事心太狠,我咬定牙关横了心”,缓慢而深沉,唱出了人物内心深处完全的绝望和无比的荒凉。从此,秦香莲对陈世美的感情就完全是愤恨了。

    随着张爱珍唱腔脉络的延伸,秦香莲这个人物形象越来越饱满、鲜明。

    包公欲铡陈世美时,皇姑怒气冲冲赶到开封府衙,这时秦香莲不得不去见这气势汹汹、有权有势的女人。张爱珍的一段“闻听相爷讲一遍”,表现出人物由茫然、惆怅到坚定、顽强的心理过程,层次十分清晰,其中近20句的垛板,好似给了人物一个小小的栖歇平台,她一边观察那边的皇姑,一边转动着思绪,随着时值的延长,她让自己坚强地挺立起来。到后面,秦香莲与皇姑的四六板对唱,张爱珍与另一位演员成静云,共同唱出了二人不可避免吵架的感觉,很精妙!但与生活中的吵架不同,这里将吵架艺术化了。两个人有3组争辩。皇姑问她:“你是何人站我面前?”秦香莲回答道:“自幼配夫陈世美,我是他妻秦香莲。”张爱珍柔中有刚,“自幼配夫”之后,戛然而止,然后以一种被压抑的激烈情绪,带着“挑衅”的色彩,唱出了“陈世美”3个字,“美”字出口时,嘴唇都有些哆嗦了;这句用了清板,干唱更见功力,也更出效果。“我是他妻”之后的“秦香莲”3个字,则唱出了人物自信而坚韧的品格。皇姑于是指责秦香莲:“你冒认皇亲理不端!”秦香莲回应道:“我二人成亲整十载,我与他生下一女和一男。”张爱珍舒缓从容的腔调里暗藏着深深的骄傲之情。皇姑羞愧难当,转而质问秦香莲:“见皇姑不下跪所为哪般?”秦香莲的回答,第一句是“论国法我应当先与你跪”,此处张爱珍的唱腔始于缓慢,含了蔑视,到“跪”字,突然加强了力量,有种弹跳感;后面的叠句:“论家法你应当先把我来参。你就该下了金车辇与我把礼见,论理论法理所当然。”则完全是昂扬而激愤的言辞,颇具爆发性,像密集的雨点,刷刷刷,十分酣畅。

    张爱珍咬字清晰,气息运用稳健而灵动,又善于运用各种装饰音,因此每一个句子、每一个字的表达都让人感到非常恰当、美妙。她的唱腔,大处看,种种构筑令人叹服;小里说,就连人物的年龄都能透露出来,而且从她在不同情境中,声音的强弱高低、气息的含吐收放,还可辨别出她与和她配戏的其他角色所处位置之远近。

    张爱珍用她极具魅力的嗓音、极富表现力的唱腔,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楚楚可怜又柔美动人的秦香莲形象。也许有人会说,将秦香莲塑造成一个更为刚硬的形象未尝不可,因为她在戏中,是有理的一方。但是,那样的秦香莲,其遭遇就不如柔弱而自尊、善良而不屈的秦香莲更令人同情,戏也随之缺少了足够的张力。弱者战胜了强者,这样的戏耐人寻味。因此,我想强调:张爱珍唱的秦香莲,更具感染力!

[责任编辑: 王亮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791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