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src="http://www.sx.xinhuanet.com/ztjn/dtlh/imgs/logo-sx.png" />
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屹立近20年 太原滨河体育中心将迎来重生

2017年03月25日 08:59:22 来源: 山西晚报

    夕阳西下,已经屹立了近20年的太原滨河体育中心被外围建筑上几个触目的“拆”字环绕,东门附近更是已经拆得差不多,残垣断壁、人迹稀少,多少让人有些唏嘘,好在,滨河体育中心(以下简称滨体)不是整体拆除,而是改造重生。拆除后,滨河体育中心将为了迎接2019年的全国第二届青年运动会而进行重建或新建,届时将会有一座崭新的场馆卧在汾河水畔,迎接八方来客。

    1998年正式投入使用

    其实,太原市委市政府早在三十年前就有了建立一座隶属太原的像样体育馆的想法,因而在1985年完成了征地工作,1993年成立了滨河体育中心筹建处,1994年成立了工程指挥部,开始了主体施工,并在1998年才建成、投入使用。

    一座玻璃外围的小二楼是目前太原滨河体育中心的办公楼,副主任王宏伟的思绪回到了20年前,“最初规划占地有1500亩,要到兴华街那边,后来建成是150亩。”

    体育馆分为主馆和附馆两部分,主馆即比赛馆,附馆即练习馆、保龄球馆、台球馆、游泳馆、桑拿浴馆、健身馆、儿童健身乐园、酒吧等,馆外还有三块符合国际标准的室外塑胶网球场。

    当时,为了确保国内国际比赛的技术规范要求,专门由国家体委进行了体育工艺设计。比赛场地长50米,宽33.4米,净高14米,地板采用了进口活动地板,可以满足举办国内外篮球、排球、手球、网球、羽毛球、乒乓球、体操、武术、摔跤、柔道等项目的竞赛规则要求。

    体育馆以比赛为主,但比赛不是全部,还可以进行大型文艺演出、展览等。附馆设置的经营项目有健身健美、保龄球、游泳、桑拿、台球、酒吧、KTV等,使体育消费达到多样化。练习馆不仅可以辅助主赛馆进行练习,而且可开展溜冰和其他活动。馆内还设有大型会议中心,同时可兼做舞厅、电影放映厅。馆前广场可以举办大型展销会、消夏音乐晚会等。体育馆既可以充分发挥良好的社会效益,适应竞技体育和全民健身活动发展的需要,同时也充分体现出市场经济的思维方式,为体育产业化之路提供了有益的经验。

    “可以说,我们是集竞赛、全民健身、娱乐休闲于一体的多功能的综合场馆。”滨体主任刘宝生总结说。

    滨体曾是最热闹的比赛场地

    太原市终于有了像样的体育馆,也终于有了硬起腰板说话的权力,能把越来越多的比赛招揽到这里,滨体也因此见证了不少汗水与荣誉,泪水与懊恼。

    “最常见的是CBA和WCBA,以篮球偏多,还有很多比赛,像2008年北京奥运会摔跤武术的选拔赛、太原国际青少年乒乓球公开赛、拳王争霸赛、全国女子柔道冠军赛、全国武术邀请赛等等”,“太原国际马拉松赛一开始也是在这里起跑的,其他省内市内的比赛、运动会更是多”。王宏伟和刘宝生你一句我一句地说起来,如数家珍。

    2009年,山西省体育中心也就是人们口中的“红灯笼体育场”建成以后,也有一些大型比赛和大型演唱会转移到了那里,王宏伟说:“‘红灯笼’建成后,多少受到一点儿影响。”

    2013年成为分水岭

    谈起滨体最热闹最辉煌的时期,王宏伟满是自豪,“每年单位聚会、展览展销、比赛、演出,一年下来有几十场活动,几乎就停不下来,那时候500多个车位根本是供不应求,车辆想进都进不来”,“不过,球馆也是慢慢红火起来的,最辉煌的时候是2000年到2013年这个阶段。”

    再加上2006年山西中宇男篮的建队,滨体成为球队的比赛地,越来越多的人因为这支球队对滨体的感情愈加深厚——在球市最火的时候,在山西男篮最终获得了历史最佳的季军成绩的时候,滨体已经不再是一座简单的体育馆,而是山西球迷的另一个家。

    王宏伟谈起那几年,“只要是国内知名的歌手基本上都来这儿开过演唱会,像孙楠、毛阿敏、宋祖英等等”。不过,之后受到山西全省范围经济形势的影响,全国开始学习八项规定会议精神,也传出了太原市政府计划拆掉滨体的消息,“2013年后就慢慢开始走下坡路了”。

    设备老化场馆急待重生

    除了大范围的环境有所改变外,更重要的是由于滨体已有20年的历史,设备老化成为滨体的一大桎梏。如果说斑驳的墙皮、破损的座椅让滨体更有历史感,但设备的老化陈旧则有些跟不上日新月异的体育事业发展了。

    实际上,王宏伟日常工作就是主抓场馆维修的,他说起来也是颇为感慨,“终于盼来改造了,这几年由于维修量太大,投入非常大,而且逐年增加”,具体来说的话,“灯光、音响、木地板呀,都已经是老材料和老技术了,像灯光就衰减得太厉害,体育场馆的标准是逐年变化的,已经有些跟不上这些新技术了。”刘宝生也补充说:“前十年管道还不错,后面就越来越差了”。

    为了筹备第二届青运会,滨体也终于迎来了脱胎换骨的机会,“我们这儿将举办三项比赛,分别是乒乓球、举重和网球”,目前要先把需要拆除的建筑拆掉,为之后的施工做准备,“最晚也要在2019年上半年建完,因为要先进行一些比赛的测试赛。”王宏伟介绍说,为了这一天他们等了许久。本报记者 韩雪冰

    滨体≥一座体育馆

    从1998年到现在,太原滨河体育中心像是汾河西畔的一颗明珠,让不少国内外大型赛事“有枝可依”,也成为很多市民的健身娱乐的最佳选择。2000年到2013年,在那个娱乐资源还比较匮乏的年代,人们大多奔波于吃住和工作之间,没有更多的娱乐选择,选择一项体育运动出出汗也成为一个成本较低的不错选择,而不少大型赛事在家门口举办,也渐渐拓宽了市民的视野,很大程度上体育项目的普及也得益于此,渐渐地,体育也因此成为不少人情绪的出口和寄托。

    当初,滨体也是省城体育场馆的扛把子,说一不二的角色,甚至可以说,滨体的存在带动了太原体育事业的发展,也成为省城享受体育饕餮盛宴、推动全民健身进程的代名词,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

    尤其是,当滨体成为山西男篮的主场之后。当年,威尔斯、马布里等人,都先后带动了山西主场的球市,形成了一票难求的局面。很多焦点场次的贵宾票,甚至被炒到了几千元一张。球馆里人满为患、热火朝天的景象,不到现场真的很难想象。一到比赛的时候,几千人的齐声呐喊,那一声又一声的“闹他”,像是战前的大鼓,一下下擂在每个人的心上,对主队有着“鸡血”般的作用,对客队更多是“震慑”作用,对于球迷则意味着按捺不住的热情和热泪。那一刻,球迷不存在白领、学生和领导之分,所有人的名字都是“山西”,而这种精神纽带连接了每一个人的灵魂,同时也连接了滨体。滨体也成为山西形象和情感的一个支点,它已经不仅仅是一座体育馆了。

    可如今,摆在人们面前的选择越来越多,而滨体也渐渐有些尘封的意思,当日辉煌已然不再。美人迟暮,总是有些伤感的。当年的青春年华,当年的激情澎湃,当年的酸甜苦辣,仍旧在每个人的脑海里,看不见摸不着,但滨体却静静地坐在那里,哪怕一眼也会有回忆在眼前涌现。现在改造重建,少了当初的一砖一瓦,难免都会让人生出“物是人非”的感慨来,但新旧更替又是不可避免的发展规律,惟有以此文纪念它的过去,并期待它的新生。(记者 韩雪冰)

[责任编辑: 王梦佳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692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