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左世忠代表:建议尽快完善专业法官会议制度

2017年03月12日 17:06:56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3月12日电(王亮)专业法官会议制度,作为“法官裁判智库”,有着统一裁判尺度、维护法官职业安全等作用,但司改试点实践与预期出现了一些偏差。

    全国人大代表左世忠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提出,要尽快从人员组成、议事规则和法律环境等方面对该制度进行完善和优化。

    新华网:您此次提出是尽快完善专业法官会议制度的建议。在您看来,为何要完善专业法官会议制度?

    左世忠:完善专业法官会议制度是司法改革的必要内容,也是统一裁判尺度的必然要求,还是维护法官职业安全的有效措施。

    首先,完善专业法官会议制度是司法改革的必要内容。

    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是司法体制改革的根本目标和出发点。

    作为真正的“法官裁判智库”,专业法官会议将在微观规范方面持续发力,着力解决合议庭特别是承办法官在个案裁判时“知识储备不足”的困境,在尊重法官自主裁判权的同时,实现案件监督方式的升级、创新,完全符合审判权运行的客观规律。

    第二,完善专业法官会议制度是统一裁判尺度的必然要求。

    目前,尽管法官员额遴选工作已基本完成,但法官队伍的整体业务素质还不是很高,虽然最高人民法院采取了诸如发布指导案例等措施来统一裁判尺度,但发布的指导案例毕竟数量有限,其类型也是在实践中较为少见的重大、疑难案件,对基层法院的案件裁判指导力度有限;同时,法官“埋头”办案时难免会出现类案信息沟通不畅的问题,“同案不同判”现象有上升的可能。

    而同案同判是裁判公正的重要标志,完善专业法官会议制度对于解决裁判统一性问题有针对性和现实意义。

    第三,完善专业法官会议制度是维护法官职业安全的有效措施。

    按照司法改革的目标和要求,员额法官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承担案件质量的终身责任。可以说,法官个体职业安全将主要取决于其裁判案件结果是否正确、稳妥、可被社会接受。

    但基于个体认知的有限性,法官承办的所有案件完全正确又是不可能完成的审判任务。所以,由专业法官会议为法官提供智力支持,可有效弥补个体认知、思维的盲点,保障案件质量,进而提高法官职业的安全水平。

    新华网:目前专业法官会议制度还有哪些不足?

    左世忠:但在司改试点过程中,专业法官会议的实践与预期之间出现了运行不规范、讨论范围不明确、行政化色彩浓厚等制度反差,需要进一步完善和优化。

    新华网:那在完善专业法官会议制度方面,您有什么建议?

    左世忠:首先,完善人员组成,优化知识结构。

    专业法官会议应当由各法院内实践经验丰富、理论水平深厚的一线资深法官组成,考查的重点是“专业能力”而不是“级别高低”,是办案实践经验而不是学术研究水平,以确保专业法官会议的“品牌”效应。

    所以,只有深厚的理论功底而缺少实际审判经验的法官不应当成为“专业法官”,非专业领域的法官由于案件类别的差异性也不应当成为特定领域的“专业法官”。同时,组建专业法官会议也不应盲目追求“高大上”,按照循序渐进的原则逐步完善。

    其次,完善议事规则,明确功能定位。

    专业法官会议的提请程序、讨论范围和结论运用方面,规范了专业法官会议与合议庭、院庭领导监督权的关系,解决的是审判权独立行使与认知不足的难题。议事规则的核心是遵循民主公开原则,杜绝“领导定调、他人跟风”的情况。一般来说,专业法官会议的自主性、民主性越强,其所提供咨询意见的参考价值也会更高。

    众所周知,专业法官会议制度有助于促进审判委员会制度的转型;反过来讲,一个定位科学的审判委员会制度也有助于专业法官会议制度的良性运行。所以,科学界定专业法官会议与审委会的关系对于构建新型的审判权运行机制非常重要。

    再次,完善法律环境,规范运行机制。

    经过十几年审判长(法官)联席会议的先期实践,专业法官会议制度已经具备了立法规制的基础条件。有关方面应当紧紧把握修改《人民法院组织法》这一历史性良机,将目前司法责任制改革纲领性文件中有关“专业法官会议制度”的要求和定位升格为正式法律条文,确保专业法官会议工作于法有据,确保运行机制规范有序。

    (完)

 

[责任编辑: 武斌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613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