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患者眼中的“好医生” 徒弟身边的“严老师”

2017年03月07日 09:52:46 来源: 山西晚报

    “医术要好。”“要有医德,为病人着想。”“态度要温和。”……说起“好医生”,每个人的评价标准都不一样,但“医术”“医德”都是必不可少的。一个人说好,可能不是真的好,如果所有人都说好,那我们是不是就会很好奇?山西省针灸医院有这样一位医生,只要找她看过病的,鲜有说她不好的,究竟是怎样的“医术”和“医德”赢得了广大患者的良好口碑?

    近日,记者走进山西省针灸医院,采访了这位患者眼中的“好医生”——针灸二科主任吕玉娥。

    一视同仁 所有病症只能“试试”绝不“包治”

    “不用记门牌号,你就看二楼哪个诊室门前等的人最多,那肯定就是吕大夫的诊室。”联系采访时,有医务人员这样告诉记者。

    不到7点半,针灸二科的诊室门前就排起了队,一直到中午1点多,还有人跑过来碰运气。

    “阿姨,您哪儿不舒服了?”“叔叔,咱扎个针试试吧?”……3月2日,从上午10时到13时,在吕玉娥的诊室里,不管是新病人还是老病号,开场的一句问候,总能让人感觉到不一样的温暖,刚刚还紧绷的神情也会一下子放松下来。然后再经过问诊、把脉、查体等一系列诊断后,吕玉娥才会开方:“咱先吃几服药试试吧?”“咱试着先扎几针?”每每此时,很少有病人会拒绝吕玉娥的建议,而且几乎每次“试试”都能让患者切身体会到效果。

    “去年有一天,早晨还在公园遛弯、散步呢,到下午腰就突然不能动了,都没法下地,到吕主任这儿扎了两针,马上就能下地了,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但真就这么神奇。”正在扎针的傅先生告诉记者,这一次是因为刚做了一个痔疮手术,连续好多天都排尿不畅,在吕主任这,扎了一次针,就能尿出来了,第二次就感觉顺畅了,这是他第三次来。

    从诊室到旁边的两个治疗室,然后再返回诊室……在跟随吕玉娥出诊的三个多小时里,她就如“风”一样穿梭在这几个房间,马不停蹄地问诊、把脉、扎针,21张用于针灸的床位先后轮换了5拨病人,却顾不上喝一口水。

    不离不弃 垫上钱帮重症患者看病

    58岁的张中是吕玉娥的老病人了。2010年,因为腿疼得厉害,必须依靠双拐才能出门走上几步的张中,几经辗转来到山西省针灸医院,找到吕玉娥。“先扎两针试试吧?”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张中接受了吕玉娥的建议,“没想到,第一次扎完针,就感觉很明显,持续几天后就不用拄拐了,又过了一段时间,腿不疼了,也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了。”当时的情景让张中记忆犹新。然而,腿疼的毛病治好没多久,身体又出现了新状况。“不能蹲,一蹲下来就直接躺地上了,躺下来不能翻身,可难受坏我了,就又到吕大夫这儿来了,又给我治好了。”

    2011年,张中又被查出得了很严重的肾病,而且危及生命,就再次找到吕玉娥。“我这儿恐怕治不了。”在吕玉娥的建议下,张中先去省城一家综合性大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及治疗,但病情依旧很不稳定,而为了治病,生活本就比较拮据的张中欠了一屁股债。

    “实在没办法了,我就又去找吕大夫。她说,你这情况我也没什么把握,但可以试试。”张中没想到,吕大夫会接收她;而且还真就救了她的命,各项指标逐渐恢复正常。而最让她感动的,是吕玉娥对她的不离不弃。“不光是看病,生活上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周围的亲戚朋友都疏远我,就怕和他们借钱。吕大夫却不止一次给我垫钱,三百元、五百元也记不清有多少次了,她总是鼓励我,让我坚持下去。”张中说,现在身体稍有不适,她就会找吕大夫瞧瞧,到了医院就和回了自个儿家一样;生活上遇到不顺心的事,她也会找吕大夫絮叨絮叨,吕玉娥总能设身处地地为她着想,帮她出主意,“虽不是亲人,但比亲人还要亲”。

    倾心相待 换来了患者的深情表达

    采访当天,一大早上班,就有个老患者给吕玉娥送来两大袋自己蒸的馒头。“每每此时,我内心都会很纠结,虽然很明白这是患者对我信任的一种表示,也是对我医术的一种肯定,但作为医生,这是我分内之事,不应该接受这样的回报。”吕玉娥说。多年来,病人及家属送来了很多这样的礼物,有咸菜、元宵、馒头等,都是患者亲自做的,饱含着他们的真心和感激,多数情况下,吕玉娥总是反复推辞,实在推不掉时,也会收下,但她会通过别的方式再回馈给患者。而对于给医生送红包,吕玉娥非常反感。在她看来,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不应有另外的收获。

    这么多“真心”,让吕玉娥特别难忘的是一袋花生。

    2003年,一位从农村来的外地男患者,因肾病综合征丧失了劳动力,和母亲以编箩筐为生,经济极度贫困。找到吕玉娥时,面色泛黄、全身浮肿、高血脂、蛋白尿,病情非常危重。当时,在肾病方面研究还比较少的吕玉娥心里并没底,可得知患者的实际情况后,吕玉娥专门翻看了大量中医典籍,根据病人的身体情况摸索着开出了药方,竟渐渐起效,让患者的激素使用量逐渐减少。

    “穿得也是破破烂烂的,你就想象不出他有多困难。”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吕玉娥至今觉得心酸,因为长年患病,不能劳动,家里越来越穷,为凑药费,这位病人竟去路边劫道,还被警察逮个正着。被释放后,却因为感冒,病情再次加重,只好和母亲来太原找吕玉娥。听说他的情况后,吕玉娥自掏腰包为其制作了几千粒胶囊,这些药还让这名患者彻底摆脱了激素。

    “有一天到单位时,远远就看见病人和老母亲站在大门口,旁边放着一个大麻袋,里面装的是他们亲手种的花生,特意拿来感谢我的,当时的那种感动、满足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就觉得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吕玉娥说。

    教导严苛 患者的一切都是大事

    30岁的李圣云跟随吕玉娥出诊已经有5年多了,也是吕玉娥比较喜欢的徒弟之一。说起老师,李圣云总结了两个字:“严厉!”“患者眼里,她应该是一个温和、亲切,也比较好打交道的大夫,在我看来,她是一个比较严苛、责任心特别强、雷厉风行的人。”李圣云说:“在她眼里,患者就是一切,患者的一切都是大事,一下都马虎不得。”

    “刚刚还和病人和颜悦色地说话呢,扭头发现我们的错误,一下子就会拉下脸来,批评我们,这是常事。”跟随吕玉娥近9年的段永峰说,跟师这么多年,他对老师最大的感受就是“认真”。“在带教过程中,讲得特别细,生怕你听不懂。有时候讲过的处方要没记清楚,她就会反复地叮嘱、反复考问,如果接连几次都还记不住,她就会生气、会批评,就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段永峰说,起初,他和其他师弟师妹们一样,每每看到别的老师对自己的徒弟和颜悦色时,也会心生羡慕,私下里也会对老师这种对患者、徒弟截然不同的态度有些怨言,但时间长了,随着自己医术的提高,看着一个个患者经过自己的调理、治疗逐渐康复,曾经让他无比羡慕的同龄师兄妹远远落后于自己时,他深刻体会到了老师的良苦用心。“因为我们小小的一个疏忽就可能给患者造成身体上甚至是心灵上的创伤,所以每一次用药、每一次下针都必须慎之又慎,这是对患者负责,也是对我们自己负责,老师就是要用自己的严厉来时刻提醒我们‘责任’二字的分量。”段永峰说。

    ○人物名片

    吕玉娥,副主任医师,硕导,师从国医大师吕景山先生、石学敏先生。山西省卫计委百千万卫生人才临床高端领军人才;山西省第一批中青年中医临床领军人才。吕景山国医大师传承工作室负责人;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针灸康复分会副秘书长;中国民族医药学会针灸分会常委;中华中医药学会疼痛分会委员;山西省中医药学会亚健康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香港医师公会、香港经络医学会顾问。

    从医二十余年,精研“吕氏对法”,在医教研各方面均作出了突出贡献。出版以《吕景山对穴》(已被译为日文、韩文)为代表的论著十余部;主持省部级课题5项;发明专利12项。被评为“山西省教科文卫体系统杰出知识女性”。

    ○对话

    光环之下 压力更大付出更多

    问:提起您,大家首先想到的肯定就是您的父亲吕景山,您觉得今天所取得的成就,和您父亲的光环有关系吗?

    答:肯定有,但更多的是传承,第一,传承他高尚的医德;第二,传承他高超的医术。传承背后就是更大的责任和压力。

    问:在您父亲那里,您觉得受益最多的是什么?

    答:勤奋。打记事起,父亲在我眼里就是一个特别勤奋的人,白天出诊,晚上一吃完饭就去办公室,看书、看方、看病历。所以,只要看见我们兄妹几个在看书,他就会特别高兴,直到现在,他和我说得最多的还是要多学习、多看书。

    问:您认为好医生的标准是什么?

    答:好医生应该具备德艺双馨的品质。提高医术的同时,更要“以人为本”,不仅要看病,更要看人,要尊重病人,懂得换位思考,照顾病人的情绪。做到身体上让其康复,心理上也要让其很舒服。从医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2004年还专门去学了心理学,拿到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就是为能和病人有更好的交流,也希望病人从这儿出去的时候,自己没有遗憾。

    问:从医这么多年,您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答:要说遗憾,肯定是孩子。女儿从出生到现在,我一直都忙于工作,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她身上,今年已经上高三了,学习虽然不算差,但如果我能再多一些陪伴、多一些教导,孩子的成绩应该会更好,所以,在女儿身上还是亏欠太多了。

    ○记者手记

    每个患者的病症她都熟记于心

    第一次见吕玉娥,是2014年,她的父亲吕景山被评为“国医大师”,我去她家采访时,没有太多交流,但因为担心父亲体力不支,一直催促早点结束采访,却给我留下了“有些傲慢”的印象,以至于去医院采访时,看见她和楼道里见到的每一个病人都热情地打招呼、嘘寒问暖,见到大家眼里的她是那么完美无瑕,我都在心里默默质疑:“这不会都是提前安排好的吧?”于是,我决定不打招呼,一探究竟。

    看到我走进来,显然她有些吃惊,但也好像识破了我的用意,继续给患者问诊、把脉,我就一直坐在旁边,静静地观察。那一声声问候,一句句暖心的叮嘱都在强有力地回应着我内心的疑问。

    “着啥急了,再住上两天吧,别瞎折腾了。”得知张中想出院时,吕玉娥语气里的那种苛责,以及在看到有一个住院病人家属只穿着衬衣跑过来找她时,随口的一句:“快去多穿点儿吧,小心感冒!”都让我感觉特别温暖、特别舒服。

    随后,跟随她到旁边的治疗室给患者扎针。“脖子感觉好点儿了吗?”“腿还疼不疼?”“感冒是不是好点儿了?”……每一个患者的情况她都熟记于心,让我禁不住发问:“来您这儿的大都是老病人吧?”“不是啊,大都是新的,有的也就第二次来扎针。”吕玉娥说:“每天都有那么多病人来看病、扎针,我不可能每次都问人家一遍,必须都记在心里,节省时间,还能多看几个病人。”(记者 薛琳)

 

[责任编辑: 苏一珺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581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