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频道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图片频道
山西频道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山西摄影师用人文镜头展现精彩动物世界 莫言曾为他作序

2017年02月13日 11:19:13 | 来源:山西晚报

    “涂老师,今年拍的鸡给我们瞧瞧吧,好东西要和大家分享”“你小子每年都惦记,给你留一本台历吧”……春节刚过,摄影师涂向东就接到不少朋友打来的电话,借着拜年问候的名义去欣赏摄影新作。这已经是涂向东第8年拍生肖了。8年拍了十二生肖中的8种动物,他说:“生肖产生于远古动物崇拜,图腾崇拜的氛围中,被人类赋予了丰富的含义,我希望能用镜头来展现他们的各种美和那种质朴的精神。”

涂向东镜头下的褐马鸡

    通过镜头传递细腻的情感

    2月7日,记者见到涂向东时,他的工作室里恰有几位朋友。电脑前,山西省文联主席张根虎仔细端详涂向东春节期间拍摄的东北虎,他说:“片子拍得好,有王者风范也有虎毒不食子的柔情。”身旁几位朋友频频点头。

    农历鸡年,涂向东拍了很多种鸡:带着毛茸茸小鸡散步的本土九斤黄鸡;羽冠两侧长着一对钴蓝色的肉质角,生活在三门峡甘山的红腹角雉;藏在太行山喜欢成对活动的勺鸡;冷艳唯美、雪天信步觅食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褐马鸡……

    涂向东拍摄的鸡,并非高清镜头抓拍,他眼中的鸡,有中国人秉承的“和”“陪伴”“相守”等观念。

    5只毛茸茸小鸡拥抱在一起,周围还有几颗光影流转出的“鸡蛋”,这幅温馨的画面似乎在讲述成长;母鸡带着小鸡觅食讲述的是陪伴;两只红腹角雉站在石头上讲述的是相守;三只褐马鸡一起觅食、整理羽毛讲述的是结伴……每幅作品都流动着一种细腻的情感。涂向东从中挑选了13张制作成台历,还邀请山西知名摄影师周彬撰文配以解说。

    “通过书法、绘画来表现十二生肖的比较多见,通过摄影作品来表现,还是比较少见的。”周彬说。

涂向东镜头下的老虎

    莫言曾为他的作品集作序

    多数人都是从涂向东的书法作品开始熟悉他的。8年前,他开始钻研摄影,并投入了巨大的热情和精力,由于有多年书法的积淀,又曾在中央美术学院学习过,凭着一颗力求完美的执著之心,涂向东在摄影领域表现出难得的天分。

    他最开始拍摄的对象是马,也是马让涂向东在中国摄影圈里崭露头角。他所拍摄的马欢快振奋、千姿百态,或奔腾跳跃,或回首长嘶,或腾空而起,或四蹄生烟,有形单影只的,也有万马奔腾的。

    涂向东的“涂识骏马”系列作品出版时,莫言先生为他亲自写序。当这本影集递到内蒙马场的两位主人手里时,其中一位竟呜咽着哭起来,另外一位也红了眼眶。涂向东追问原由,这位蒙古族牧民抽噎着说:“我都不知道我的马这么美。”这一刻,涂向东觉得拍摄过程中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2016年,涂向东受杭州旅游委员会、西湖管理局等部门邀请,于G20峰会期间在杭州八景之一曲院风荷进行个人摄影作品展览。当时,他展出的主要就是这组以马为主题的摄影作品。他拍的马,没有局限于艺术的自我陶醉中,而是将艺术创作投入到火热的生活中。他的马出现在浪打石壁的壶口,出现在明长城“广武之门”,出现在黄土地貌的大同土林,出现在雁门关。当他的马惊艳亮相时,他所深爱的山西伴随着那些极具标识的符号为大众所熟知。

    “其实马并不好拍,拉上几匹驱车前往,到了你选取的环境,还需要适应过程。在土林拍马,拍着拍着马就跑了,光是捉马就用了4个小时。还有一些马的奔跑镜头,之所以毛上面有小结晶,那是因为跑太多出汗太多,累的。”问及拍马的背后,涂向东带着一种戏谑的语调。

    因为拍马而名声大噪,随后,他的十二生肖拍摄计划也被提上日程。

涂向东镜头下的马

    为了拍金丝猴,被猴王尿了一脸

    为了拍全十二生肖,涂向东从伊犁马场到了阿尔金山,从滇藏线的原始森林到了可可西里无人区,他多次经历生死考验,目睹了大自然的残酷与伟大。涂向东开玩笑对记者说:“拍十二生肖,就是自己给自己挖下的坑啊!”

    这句话倒也不假,为了拍摄十二生肖,涂向东每次出门,奔波都在1000公里以上,往往是上千公里的奔波才能换来一两张满意的作品。在滇藏线原始森林拍摄滇金丝猴时,涂向东跟着当地的向导寻找猴王的身影,所走之路都是猴子攀登的路,摔跟头跌跤都是常事。有一次在树下等猴王,当时猴王正在睡觉,觉醒后第一件事就是撒尿,眼见落到涂向东头上,他大气都不敢出,只怕惊走了猴王。同行的两位发烧友,后来追着逗他,“涂哥,说说么,猴王的尿是啥滋味?”

    在阿尔金山无人区拍野牦牛时,涂向东与其他两位摄友走散了。手机没有信号,茫茫旷野没有人烟,凭着经验走了5个多小时,涂向东才找到两位在车前等待的摄友。“按了喇叭,你没有听到吧?”“走远了,啥也听不见,你俩不知道生个火走个烟吗?”几人哈哈笑起来。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拍摄时,越野车陷入沙里,同行的发烧友安先生靠着车门说:“涂哥,我高原反应太厉害,动不了了。”涂向东眼珠一转说:“要是不动,咱都得死在这儿。”安先生一听,也不管高反不高反了,不知哪儿来的劲儿,弯腰埋头刨起沙来。

    讲到这里,众人哈哈笑起来,安先生对记者说:“别都笑我,涂哥比我挖得还起劲儿。”说完,他掏出手机,拿出偷拍涂向东挖沙的照片,只见茫茫沙漠中有一个跪在沙里的身影。

    多次进藏,涂向东也遇到了道路被泥石流冲断的惊险。现在讲来,涂向东已没有了当时的惧怕,驱使他坚持的是对动物最精彩的表达。涂向东的作品全是手动拍摄,他不喜欢航拍,“小动物的妈妈会告诉孩子,天空中飞的是天敌,很多小动物误以为航拍器是天敌,在逃窜中流产的、撞死的不少。”涂向东呼吁,带着人文关怀去拍摄,带着情感去拍摄,只有你与动物平等,带着诚挚和敬畏走近它们,你的作品才有美感、有最真的情感和感染力。

    “十二生肖里,龙是神话形象,您打算怎么拍?”面对记者提问,涂向东狡黠一笑:“暂时还不能透露,但拍摄计划已经成熟,准备工作也在进行中,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记者 郝宏

【纠错】 [责任编辑: 武斌]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455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