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病房里的陪伴,年味不同爱意满满

2017年02月04日 15:27:55 来源: 山西晚报

    我们对春节的直接印象,最深刻的当是家人团聚、嘻哈吃喝、派发红包。以前地不分南北,噼里啪啦一通放炮,现在好些地方有禁炮新规,耳根旁清净不少。总之,乐和过大年,人间精神爽,逢人说拜年话,处处年味洋溢。不过,也有些地方在春节里照样严肃寂静。我的春节是在医院病房里度过,打我小时候最疼爱我的一位长辈,腊月里开始感冒高烧住进医院,我在病房里陪她过年。

    岁末交替,气温似暖乍寒,极易生病,即便是春节,山医大二院住院部呼吸科病房,还是住得满满的,没有一个床位空着。

    大年三十,上午,该放假的也都放假了,住院部通道里的人明显要比平时多,前来探望病患的亲友,拎上补品在这个时间段来医院坐坐看看。几乎每个病房里面总要来上三五亲友,关切着,询问着,帮着数个点滴,问个护士什么的。住院楼外面的车,不知不觉快没了空位。

    大年三十,中午,来看望的亲友少多了,整个病区通道内挺安静,正是输液时间。病患边输液边打盹,陪护者静静地守着,只有护士推门进来测测体温换换液体。

    大年三十,下午,病区里的人还是不多,只是动静多了起来。快要康复、精神好些的病患和陪护家属聊天,我听见别的病房好像有几个患者非想回家过年不可,说什么也不肯呆在医院里过除夕夜,逼着家属和值班大夫交涉,可能是后来也没回成家。和我们同一病房的病患是一名六十来岁的女士,身体康复得差不多了,整个人精神头不错,自己能下地轻松地到处走走,陪护她的丈夫埋头弄手机,说是赶快发些拜年话,不知道是用短信还是微信发的,不过,我看见他脸上挂笑,老伴状况不错,自己心情也不错。

    大年三十,晚上,千家万户看春晚,不禁炮的地方应该已是炮声隆隆,一年里最喧嚣热闹喜庆的时刻,就在这会儿。我和母亲在病房里陪着,老人情况不错,体温也不高,我们稍稍踏实些。我拿出一个能搜索到春晚直播信号的便携播放器,通上电源,调好音量,尽量不打扰别人,给病床上的两个老人看,她们看着挺开心,每天输液无处打发时间,非常烦闷,能看个春晚,也算个乐趣。信号还算清晰,没有明显卡顿,这时的病房才多了一点点过年的感觉。住院楼外面没有一丁点儿炮声,此刻甚至比寻常夜晚更安静。住院楼里面也是如此,陪侍者尽量不发出什么太大的声响,怕影响患者休息。值班医生和护士,尽心尽职,定时查房测体温,可能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是工作时间,大年三十除夕夜和别的一个普通夜晚,没啥太大区别。

    除夕夜,外面是家人团聚,笑语欢歌一片。医院里,所有人关切的是病患早日康复,年味虽不同,但浓浓的爱意和亲情还是满溢,陪侍亲属的孝爱,医护工作者的关爱,满满当当。

    在病房过除夕,其实对于我来说,已不是第一次。31年前,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放寒假不慎被车撞了,伤得不轻,全家人吓得也不轻,整个腊月尾和正月就在病房里呆着,说来也巧,还是山医大二院住院部。直到如今,我都清晰记得病房里的一些片段:家里人怕我闷,把整箱小人书端到床边;正月十五在病房里架炭支火锅,热气腾腾,香气四溢,同病房的阿姨说“病房吃火锅,看来真是全家人宠得不行。”

    31年前,除夕夜,长辈在病房照料我,现在正好互换了一下。病房里的春节,有些特殊。近几天,长辈慢慢好转,唯愿快快康复。

    记者 刘巍

[责任编辑: 武斌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409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