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

山西创新驱动、人才短板怎么补?

2017年01月26日 08:39:04 来源: 山西日报

    转型综改,创新驱动,治晋理政,宏图绘就。接下来,山西要做的就一个字:干!

    拥有什么样的人才,就能成就什么样的事业,人力资本对经济发展贡献率差异是资源依赖与创新驱动之间的本质差异。毫无疑问,在创新驱动的征途上,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人才是支撑转型的第一资源,只有激活人才资源,其他所有资源才能转化为发展优势。

    然而,审视山西经济发展中存在的诸多问题,人力资本可谓是我们短板中的短板,也是我省多年来创新不足的痛点所在。为此,《政府工作报告》对人才短板问题给予了高度关注,未来山西,如何破解人才之困,为转型综改提供强大的智力支撑,是摆在我们面前一道无法回避的必答题。

    物质待遇并非人才交易的最高准则,选择发展环境才是人才流动的一般规律。在人才发展环境上做好自己的事情,自然会有凤来仪

    目前,在全国1300余名两院院士中,山西仅占3名,国家重点实验室数量不足全国的1%,每万名研发技术人员占比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承担国家“863”“973”课题不仅数量少,而且首席专家中本土人才比例偏低。与此同时,我省人才分布结构极不合理,科研机构与生产企业的人才占比不足现有人才总量的20%。

    人才短板不补,创新发展就无从谈起。2009年与2012年,我省分别启动了“百人计划”和“三晋学者支持计划”,以期破解人才短板问题,但时至今日,短板依然。人才困境到底原因何在?吸引人才的秘诀究竟是什么?

    想钓鱼,就要有鱼的思维。

    中国工程院院士岳光溪告诉记者,大家通常认为,人才流动的首要因素是待遇问题,其实很多时候并非如此,就一般规律而言,人才流动首先看重的是发展环境。一个地区能不能吸引人才,首先要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有才华没门路的青年人在这块土地上是否能找到出路,如果不能,当无法改变环境时,人才可以选择环境。今天,许多青年才俊都选择了北京、上海,因为在那里可以凭借才能找到出路。这种人文环境的差距事关一个地区开放水平,如果整体开放度不足,仅凭个别企业招才引智,人才流入不会具备必然性。

    可见,待遇虽然是人才流入的重要介质,但绝非人才交易的最高准则。

    毋庸讳言,多年来,面对“一煤独大”的产业现状,山西也曾屡屡施策,努力求新,但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究其原因,人才支撑不足是重要因素,而人才支撑不足的背后,是错误资源观作祟,由此导致的是人才发展环境的整体性滞后。

    今天,沿海发达地区不仅具有区位和产业优势,其在人才政策制定方面也同样走在了我们前面。

    几年前,一些沿海发达省区就已经对人才实行政策上的私人订制,推行一人一策。对山西而言,当其他环境不如别人时,我们的政策环境就必须比别人更好更优,正如《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实施一流的人才政策,出台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实施意见,实施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构建全新的人才合理流动机制,改革人才评价制度。

    人才争夺战是一场多维度的竞争,但首先是政策维度的竞争,只有以更加开放的胸怀,全面对标发达地区人才政策,才能在这场人才资源争夺战中有所斩获。

    引进来只是开端,留得住、用得好才是目的。山西经济要想深度转型,就必须促成人才、资本、产业等创新要素之间的联姻

    山西傲维光视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宏文是一位海归,在国外攻读博士期间的课题是激光显示关键技术,回国后开始着手进行产业化开发。为了解决资金难题,他曾找过不少煤老板,但习惯了挖煤赚钱的老板们,对周期长、风险高的科技根本没有投资意愿,一位煤老板甚至对他说,宁愿拿钱去办砖窑,也不愿投到这种项目上。

    在我省,资本对人才创新行为的支撑作用还很弱,山西科技创业风险投资引导基金早在2008年就已经设立,但在实际运行中,还存在投资方式不明确、操作主体能力不足、投资决策具有明显的行政色彩等问题。目前,山西省内国有投资公司只有一家,相对于科技人才的资本需求无疑是杯水车薪。与此同时,山西民间资本对风险投资鲜有问津,融资市场发育滞后,造成科技成果难以就地转化,导致很多科技人才携带成果远走他乡。

    与资本支持同样重要的是产业对人才的吸纳能力。

    在国家“六五”计划时期,当时的山西化肥厂是国家全套引进项目,可谓人才济济,但由于我省整个产业布局以挖煤为主,化工产业发展方向不明确,创新动力不足,导致人才专业水平难以发挥,才华无用武之地,最终纷纷选择出走。后来,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成为我国化工领域的翘楚。

    当年的问题今天还在延续。太原市在院士工作站建设方面成就斐然,我省虽然只有3名院士,但该市已有45家院士工作站,而且在以每年10家的速度不断增加,但由于地方产业创新链尚未生成,使得人才引进效应大打折扣。太原市科协副主席田慧彬告诉记者,建立院士工作站的一些企业中,由于产业技术层面的战略合作和战略咨询相对缺乏,集成创新合作少,有的只为解决企业的单元技术问题,面向产业链和产业长远发展的共性技术创新所需要的跨学科、跨地域、跨行业的协同创新严重不足,导致高端人才智力作用难以充分发挥。

    对山西而言,人才的价值显而易见,那么对人才而言,山西的价值在哪里?这是我们招才引智必须解决的问题。

    显然,除了政策环境之外,资本市场发育程度与产业发展水平也是人才发展的硬性条件。只有实现产业链、供应链、要素链、制度链等创新要素的聚合,人才支撑效应才能接踵而至。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把人才要素与科技创新体系融为一体,无疑是对传统人才引进模式的一次突破,只有人才资本、金融资本、产业资本之间的紧密结合,才能真正实现高层次的转型升级。

    其实,我省在人才、资本、产业对接方面也不乏值得借鉴的案例。潞安集团煤基合成油项目是我省重大科技专项,山西省煤基合成油领导组办公室副主任关志道介绍说,该项目最难的就是人才支撑不足问题。经过多年探索实践,目前采用研发基地在上海、生产基地在山西的模式,对所用研发人才实行双跨机制,即编制在中科院,研发费用和人员待遇由山西出,研发成果的知识产权双方各占50%。目前,双方合作已经结出丰硕成果,下一步将考虑彻底采取公司化、市场化运作,以股份合作方式进一步激发高端研发人才的积极性。

    围绕山西省产业发展方向调整高校专业结构,为转型综改提供应用型专业人才,构建“大树参天”与“百木成林”的人才生态体系

    靠一位高人给一个高招,不可能万事大吉,创新需要一个系统的提升,除了高层次人才引领,基础专业人才支撑不可或缺。《政府工作报告》在人才强省战略部分指出,要面向经济主战场,聚焦产业和企业。应该说对我省本土高校人才培养提出了新要求。

    岳光溪在太原锅炉厂建有自己的院士工作站,他的一项核心技术让这家濒临倒闭的企业重获生机,他给记者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与该厂合作初期,他发现企业员工基础专业教育水平明显不高,无法在执行层面为创新提供基本支撑。在他提议下,该厂设法筹措资金,派出30名职工参加清华大学技术培训班,后来14名员工通过考试。今天这14名员工全部成为企业的技术骨干,不仅具备了出色的执行能力,而且成为企业自主创新的支撑力量。

    在人才生态体系中,既要有“大树参天”,也要有“百木成林”,如果说“大树参天”靠招才引智,那么“百木成林”则有赖于本土高校的人才输送。

    早在2012年,我省相关部门就提出,将推动高等教育工作重心转移,围绕产业结构调整专业结构。近两年我省“两会”期间,也不断有代表、委员发出关于高校调整专业结构的呼吁,但从目前情况看,显然不尽如人意。

    据统计,2013年,我省高职院校新增专业193个,但文科管理类仍占较大比重,理工科应用型专业并不多,2014年,与我省产业转型升级相关专业仅占新增专业总数的15.78%,2015年仅占13.79%。本科院校也存在同样问题,出于自身利益及生源考虑,我省高校专业设置大都热衷于教学成本低的文科类热门专业,即便是理工类院校,新增的各类管理、艺考类专业比比皆是。目前山西8所高等院校存在专业招生规模不平衡、专业设置雷同、专业结构不合理等问题。与此同时,有关我省高校专业设置问题的专项研究几乎没有。

    综改转型,创新驱动。今天,我省传统产业升级与新兴战略性产业培育已经指向明确,高校教育如何助力地方产业突围,不仅势在必行,而且刻不容缓。

    就人才战略系统性特征而言,一个地区的人文环境、资本市场、产业方向都与人才战略息息相关、环环相扣,任何单一性举措都难免挂一漏万,但若删繁就简,人才强省战略其实一句话足矣:当每一位人才的专长得以发挥,我们的人才短板就将不复存在。(记者 贾力军)

[责任编辑: 王梦佳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384499